2019年7月14日星期日

戀殖英倫:無得彈的意大利餐廳The River Cafe

在倫敦吃得最好的一餐,沒有之一,肯定是我的老同學帶我吃的意大利菜。

我們從小學認識至今,他大學前就移民,然後,我跟他在世界不同各地見過面:香港,台北,新加坡,吉隆坡,北京,然後再添多個城市:倫敦。他們一家又回到倫敦,住在富咸附近。星期五,完成所有工作,回酒店放下工作的東東,換上輕便的衣服,到Earls Court站等他。然後再轉車到達他家附近。

2019年7月10日星期三

溫馨感人的《漫長的告別》

我是於今年電影節看了這部電影。當時的片名叫《甜咖喱之味》,那一個在文化中心看著這電影的早上,啊,好幾個月前,但電影真的很好看,我是有流過淚,同時也笑得很快樂。沒法子,對於家人患上腦退化症的電影,對我淚腺的攻擊一向很強。

電影講述家中老爸被發現患上腦退化症之後的最後七年,這位老爸性格固執但也有可愛的一面,我一邊看著一邊想起我的老爸,投入感自然更大。萬幸家中兩老身體尚算健康,而且我也盡量爭取跟他們相處的時間,若果你看畢這電影,你會明白與家人在一起的時光,是何等珍貴。

2019年7月6日星期六

戀殖英倫:地中海中東菜The Barbary

一直都被告知,倫敦無美食,所以我沒有太大期望。而且,整個星期開足五日會,要自行安排的用餐機會不多,我也沒有花太多時間去做資料搜集。不過,經過這次倫敦之旅,其實有好吃的,只是要問當地人或者要花點時間去找。

首先想介紹的,是我一位認識了十幾年的紅顏知己帶我去吃的。他都住在倫敦好幾年,所以我完全放心讓他決定吃什麼。原本他的男友也來的但有急事來不了,所以,我們可以全廣東話聊天哈哈哈。

2019年7月3日星期三

暗爽又虛偽的香港人

七月一日,對於香港人來說,很漫長,很漫長。作為一個七十後,生活尚算無憂(在乎你要求什麼),雖未至於什麼收成期,但做隻港豬冷血一點其實可以很開心。偏偏,我跟很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說到底還是愛香港,於是,遊行捐錢遊行遊行遊行捐錢,可做的盡做。

大概在其他人眼中我都是屬於和理非,不敢衝亦不會衝,不過我跟很多人一樣,今次的心態都有所改變,去了解其他人行動的目的,不會隨便指責,不會開口埋口估有冇鬼。所以,當日下午,得知有人衝立法會,我有疑問:為乜?目的係乜?

2019年6月30日星期日

你最近好嗎?

我懂的。

我時常都覺得,因為還有良知,因為還有知覺,所以身為香港人,會覺得難過覺得無望。我說「我懂的」,並不代表我能懂得每一個你的心,你想的是什麼。每個我們都有著不同的思想,就算目標一致,想做的覺得應該做的也不一定一樣。要站在一起,要緊緊互相依靠,對嗎?

2019年6月28日星期五

何時才能走出去:蔡健雅《我要給世界最悠長的濕吻》

其實,或者這張唱片不是在十二月的大牌女歌手集體出片的時間出現,單憑大家等了蔡健雅三年,這唱片應該得到更多的注意。這張《我要給世界最悠長的濕吻》,不差,沒有悶到要Skip的歌曲,只是對於蔡健雅,等了三年,得到一張並沒有明顯放手一搏的突破作品,又自然有點失望。

沒有突破嗎?又不是,若果全張唱片能夠在音樂性統一地全走北歐電子風(開首幾首作品的曲風)應該會很不一樣,只是之後的作品,又走回以前的他,然後,聽畢就有點難記得,究竟這些作品跟以前的,有什麼明顯的分別呢?

2019年6月25日星期二

戀殖英倫:漫步倫敦

上回講過酒店,今回想講講,我在不用工作的星期日及離開前的半天,在倫敦到處走走。我的確喜歡這城市,其中或者是因為我到達的那個星期,天氣出奇地好,我只遇過兩次微雨,帶去的傘差不多用過一兩次。

不如先由酒店附近開始說起吧!面對的Russell Square是一個不算大的公園,遊客與市民都喜歡在那裡休閒地玩耍,看書,躺在草地,野餐,聊天,甚至像這位朋友:跟一堆雀仔成為朋友:

2019年6月23日星期日

外國勢力

我們不時聽到某些人說,出來示威的學生收了外國的錢;就算不是那麼無知,有些人也認為是外國勢力介入導致的。

究竟外國勢力是否存在,而又是不是外國勢力教導學生或者新一代走上街頭與政府對著幹呢?問這一條問題之前,應先問一下什麼是外國勢力。

2019年6月19日星期三

戀殖英倫:Kimpton Fitzroy London Hotel

作為一位成長期都在英國殖民統治下成長既人,同好多你地都一樣,唔知典解對英國有份情意結。終於,早幾個星期,因為出差,人生第一次踏足英國,仲要係倫敦。

興奮難免,不過實質遊玩時間不多,工務極之繁忙。但我都爭取時間四圍行,除左足多幾隻歐洲限定Pokemon之外,實在身處倫敦,果份親切感,非筆墨能形容。今次先講酒店,其實公司對小弟都唔錯,今次入住既Kimpton Fitzroy London Hotel,係值得我介紹一下。

2019年6月13日星期四

不在香港這幾天

早就定下了這星期要出差,而起程更是星期日早上。很多朋友同事早就說了要參加遊行,結果到達泰國後,一直關注著,得知走出來的人多達百萬人,很厲害,不過也明白,現時的政府應該不會理會。

果然不出所料,那位聲稱「天堂有預留位」、好打得、一路講大話對眼不斷眨既八婆企硬星期三繼續進行二讀逃犯條例,然後從昨晚開始得知,香港人又跑出來,用我們僅有的方法去阻止條例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