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0日星期二

貼地精彩的《I Sick Leave Tomorrow》

自問沒有囉過假sick leave,又或者自己好彩,沒有做過一份連請假都覺得自責或者被懷疑的工作。縱使我相信除了有不近人情的僱主與及人渣的HR之外也會有實在平日表現與工作熱誠讓人覺得唔抵可憐的員工,不過,的確要迫到自己放病假來抖抖氣,大有人在。

於是,這個《I sick leave tomorrow》的話劇,吸引我的當然是我很喜歡的演員韋羅莎,另外是演出地點在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一個只能容納約一百人的小場館,演出跟觀眾的互動是絕對可期。結果,從我拿著那張猶如工廠打卡的入場劵在門口打了卡,到打卡離開還跟三位演員合照,超過兩個半小時,我樂透了。

2018年11月15日星期四

文字的承傳

早陣子在網上讀到有家長對於現時小學中文老師在批閱學生的功課時,過份執著學生寫的中文字:他們執意那一點的方向,那一個勾的大小,那一劃穿過一橫多少之類之類。這類矯枉過正的情況其實我從姪女那邊都略有所聞,弟婦覺得老師們的執著太過了,可能姪女在答題時寫某個字那幾點太輕力而顯得較淺色,都會被扣分。

其實,我們教導學生中文字,是要他們認識這個字跟那個字的寫法,還是要他們寫得像印刷出來那樣呢?

2018年11月13日星期二

新女性自主:孫盛希《女。人》

非常明白,現時唱片公司要為一位歌手推出唱片(還是要實體)的成本很大賠本機會很高,所以,當有唱片公司對於有質素的歌手繼續支持,我們也應該實質的支持。去年孫盛希的第二張唱片《Between》我非常欣賞,今年推出的《女。人》更加成熟,更有自己想法。

這唱片是他擔當製作人,而且還參與了碟內大部份歌曲的創作,曲或者詞,對於一個韓國出生的女生,能夠做到這樣是非常難得,更難得是在唱與及音樂方面,豐富而有風格。

2018年11月11日星期日

強颱東京之旅:高貴燒肉與居酒屋

實在很忙,忙到去完兩個biz trips先寫埋最後一篇東京之旅,實在非常抱歉。話說去東京都會找找老朋友,今次亦約了飯糰先生食飯。

唔知仲有幾多人記得佢呢?佢非常之好仲逆齡成長越來越後生俊俏,睇怕好快可以正式係日本出道成為Johnny's Juniors一員。佢先約我同朋友去原宿食燒肉:原宿燒肉Kintan

2018年11月5日星期一

強颱東京之旅:首遊清澄白河

是咁的,早在旅遊教練馬明在廣告中講清澄白河,我在雜誌介紹睇過,覺得應該幾值得去走一走。於是,有天就一個人去那邊,遊了一個下午。

對於喜愛熱鬧的人來說,清澄白河區真的不太適合,因為大都是民居,而且都靜靜的,食店也不會開得太晚。不過,我卻在那裡找到不一樣的人情味與寧靜。

2018年11月4日星期日

極高水平的《不自然死因研究所》

我是唸理科的,雖然那幾科成績不甚出色,不過之後的工作,理性分析抽絲剝繭不忽略每個細節是我常常要記住的。所以,對於要用腦而且分析厲害資料搜集做得足的劇集,我是特別喜歡的。

我知道這類劇集對於繁忙的都市人未必是他們那杯茶,所以,坊間很多探討特定職業的劇集都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在劇集當中滲一滲少許專業知識,但都是性格一樣樣最重要有感情線的。所以,看畢今年大獲好評的《不自然死因研究所》,實在不能不寫一寫這劇是如何精彩。

2018年10月31日星期三

強颱東京之旅:吉烈牛與牛舌

我同意,日本真係是但入一間餐廳質素都唔會差得去邊,不過想食乜,點都要做少少功課既。所以,咁鍾意食牛,我當然會搵一搵有冇餐廳真係要去啦。

今次就食左一餐吉烈牛,一餐牛舌,兩家都有分店既,可能你地都食過,但又的確好食又抵食播!

2018年10月28日星期日

甘苦與共的Rubberband《Hours》

自從以獨立樂團發展,沒有大公司也好,Rubberband保持著那份跟香港人脈膊相連的態度:音樂上繼續向前行,題材上沒有妥協,最重要是他們沒有停下來,繼續有新的作品。來到這張《Hours》,我聽著這九首作品,就算不細讀歌詞,都找到作為香港人的共鳴,那份共鳴,叫「無力感」。

很喜歡唱片的包裝:圓紙盒上有著從2008到2018年的刻度(他們出道至今),在2018那一格可以打開,然後每一首歌的歌詞卡上都印上不同的動畫,只要一直順時針轉,看到很不一樣的。

2018年10月26日星期五

邊睇邊冷笑:毒魔

不知是否有關係:當我在沒有期望之下跟朋友去看毒魔Venom,我只知道他是蜘蛛俠中的大反派,這部應該是講述他的成魔之路。電影開始,發現是強國公司的出品,那時已怕這部應該會有點問題。

結果呢?看了四十五分鐘仍未入正題,為打鬥為特技為飛車而出現的場面,劇情犯駁不合常理,真的越睇越想笑。我又不會指這是一部爛片,但在英雄片系列當中,的確不精彩。最不順氣應該是:片末的彩蛋,第一段是舖下集的,明白;最後那段,喂,玩野呀?有乜關係呀老細。

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強颱東京之旅:最後的築地回憶

知道築地最後十月六日就搬,這次都希望再去一去,而遇到九月三十日晚颱風來襲,那晚除了電視開始接收有問題,外面風聲很勁之外,第二天早上是絕對天朗氣清的!由於知道早上地鐵還是塞滿上班一族(你知啦日本人應該比香港人更鍾意返工),結果十點多才到築地。

因為前一晚很多來東京的班機的取消了,這天築地的遊客反而不算太多,而我們排隊吃壽司弁當,排了一小時就可以,非常幸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