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5, 2014

坡旅2014

著實一直對新加坡都沒有特別大喜好,所以,要到那邊公幹四天,還與老細同行,基本上沒有特別興奮。新加坡,九歲時去過一次,廿九歲去第二次,四十歲,這是第三次。

我一直覺得每個人同一個地方都有緣份,例如有朋友第一次跟太太到台灣卻患病收場,而且旅程諸多阻滯,他從此對台灣再沒有興趣。我跟新加坡的緣份,應該不大好:九歲那年的印象只有叉燒飯最好食;第二次那三天,覺得四周跟香港差不多,吃的不對口胃;這次,只是兩天,我感覺欠佳。



由於我有趣的老細一直在新加坡公幹都是經Airbnb租地方住,今次他也不例外,但他出發前已聲明,這次租到的不是平日租的。飛機遲半小時起飛但準時到達,我在飛機都睡得很好期間看了明白為何唔收得的分手100次(鄭先生的演技真係十年如一日),順利出境,約一點半,我們第一個會議是四點,谷高map告知由機場到apartment應該只要廿多分鐘車程。

上了的士,告知那司機是Hertford Road,然後怕他聽不清楚,再寫一次給他看。他之後問台,然後越行我就發現距離目的地越遠,後來看看外面,我心諗,PK了,他去錯地方,說時遲那時快,他說這是Havelock Road,我有點氣表示不是這裡,叫他拿那張紙出來再看,然後叫他將街名串一次給台再問。之後全程他都收口,結果花了多廿分鐘到達,他自動自覺收少S$5,不過,時間就給他浪費了。

之後換回老西,Call的士途中外面開始落大雨(因為呢個Apartment真係交通唔方便),的士到達時我跟老細分享一把我帶來的縮骨遮,基本上,濕晒。沒有時間吃午餐,開完第一個會用了十五分鐘到food court找吃的,那間賣三交治的,說因為收七點,那時五點剩下的材料只夠做一份blt signature,於是我被迫吃另一樣的,其實忽圇吞棗是無乜感覺的;然後會接會接會,收工時八點幾,老細表示點都要番去換件衫先開餐,我表示贊同。

由於對附近地點並不熟悉,結果亂行之下去到Ferrer Park附近一家唔知叫乜名餐廳食飯。他們建議我們吃自助餐,我選擇a la carte,原因是太累,而且是但望所提供的食物並不吸引,縱使只要S$57一位。老細更有趣,點了海南雞飯(S$20)之後看過Wine List,然後走去看價錢,那麼愛喝酒的法國人放棄了,表示價錢不合理。我點了個福建炒麵,幾好食既,不過就喪貴,十八蚊坡紙,一對六架!

真的很多料,新鮮,味道亦不錯,但實在好貴。沿途回去在士多買了明天的早餐,回去洗澡後隊了感冒藥便去睡--是的,出發前兩天已經不適,有喉嚨發炎跡像,於是兩天食藥喪訓,順利出發,但忙了一整天,不停有running nose,很辛苦。

這個apartment嘛,其實不大,但有兩間房,我住的在樓上老細住樓下,亦有兩個bathroom。wifi,嗯,樓上喪弱,尋晚都仲可以,今日完全唔掂,我結果要用每day兩舊水無限任用的one2free來上網,多謝晒。另外,雖然每間房有一部分體式冷氣機,但控制器得一部,而放了在樓下,昨晚,差點凍死,因為不夠被。
早餐呀喂,呢個柚子汁呢,幾好飲既。

第一個會九點,早到仲可以去是他筆隊杯凍美式,開完一個再開一個期間再隊杯熱齋啡,一切順利,十一點九,下一個會,三點。今早已收到另一不幸消息:原定今晚跟師弟吃飯,很久沒有見過他那對可愛的龍鳳Twins,我還買了顏色筆送給他們,師弟今早告知,兩人同患手足口,不能見面。我還有什麼好說呢?

在那個好鬼大的food court,我選了馬拉菜,這個餐連埋杯青檸汁十蚊坡紙,我覺得好合理。

係好食既,巴東牛肉都好入味而且算鬆化,難得係我連所有花生魚仔通通食晒,或者太肚餓。如何打發兩個多小時呢?天時暑熱仲要囉住好重既公事包,當然,又係是他筆。不能再喝太多咖啡,喝了一杯凍薄荷茶,在那裡Hea到最後有意外收獲,遇見前公司的regional boss,始料不及。

順利完成另一會議,三點九,與老細各行各路,因為我約了師弟飲個tea交收禮物。toastbox的薏米水,香港都有啦。但會面是快樂的,然後乘的士回apartment,好好彩,番到黎先雷電交加喪落雨。小睡片刻,待雨停了才出動找吃的。從這裡行了廿分鐘才到Newton Food Centre,好多選擇,結果吃了如下的:

炒蘿蔔糕炒棵條酸柑汁,我本來仲以為我會再食其他例如蠔餅,但唔知係咪病病地天氣又悶熱,而且以上雖然味道可以不算太出色但份量夠,只要S$12,抵到爛,食完,再行廿分鐘番黎,已經想沖涼食藥訓覺。

我是掛住香港的,又或者咁講,我掛住下星期公幹連旅行多少少。希望剩餘兩日,順利少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