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16

拍下過記住過好過擁有

最近參與工作晚宴,席間有來自不同國家的賓客。吃的是法國菜,所以食物是一道一道菜送上,而相機食先是很正常的,就算場內燈光偏紫,他們會用閃光燈去拍——哪理可能影響其他賓客。

然後,大會請來四位唱acapella的洋人組合表演娛賓,當他們唱了第一首英文歌後,竟然唱起國語歌來。席間有人很興奮,然後開始舉機拍片,不過有趣的是,我們坐的檯在台側約十幾米外,那位女士只是坐著舉手機拍片,拍的很明顯是幾位表演者的側側側面。



他真的這樣拍畢整首歌然後滿足地放下手機,當然第一時間是要傳給朋友或者放上網吧。問題是,他其實可以離座走到較近台前的位置,而他沒有這樣做;他的背面是直播大電視,他也可以選擇影電視的。

那一刻,我不禁想問:「你係為影而影,定係唔影唔安樂?」而其實此問題,我不時在不同地方都想問。

我必須承認,因為人人有部手機,大家都自動波想拍下一些東西,因為無成本,因為拍錯拍多無所謂。我都會拍,而我拍的大致兩個情況:真的想留念或者那時心情很想拍一張,或者拍來可以用來寫Blog的。

所以,在演唱會,我盡量都不拍——因為你會發現,九成你拍下的結果回家一看,鬆郁濛又遠,純粹得到拍下那一刻的快感而已。當然,歌手跟你很近,你又自自然然會拍,但若果有機會跟歌手互動,還舉機為什麼呢?

我其實很不明白那些在演唱會拍片的人,特別那些一首接一首的而又不是坐得特別近的。尊重知識產權都不用提了,拍出來質素欠奉自己很多時候都不會翻看,那拍來托咩?若果出現世紀驚喜的嘉賓,你要拍,我明白。

有什麼情況下我會拍得比較多?就是去旅行,因為想記下去過什麼地方,有什麼東西印象特別深刻,我都會拍下。重點是印象特別深刻,即是,我覺得要記下那一刻的人事物,所以會拍下。亦因為這樣,近年出外,拍下的照片數量好像越來越少,更少的是自拍,還是有的,但覺得不一定要,因為我真的到過那個地方就夠了。

其實怎樣拍也好,你覺得開心就夠,重點是不要影響其他人。最近有婚禮攝影師表示近年在婚禮總會有些賓客愛拍照拍片,他們會阻著攝影師工作。看見這個報導我深感同意——老老實實,果班喪拍狗衝最前係咁拍既uncles aunties,拍埋咁多都唔知睇唔睇,但佢地真係有舖癮架你阻止唔到佢你阻佢佢會鬧你架播。

別影響別人另一重點是,嗯嗯,作為父母的,麻煩別為了滿足你們喪拍的心癮迫子女扮乜扮物擺乜姿勢與乜乜合照。仔女若果唔喜歡你都堅持,我真係好懷疑,你有冇考慮佢感受。

至於那些看見有人犯案呀有人要自殺呀有人被侵犯而掛住拍的智障人士我之前已經寫過了,喂呀用下腦啦淨係識舉機有春用咩?還有什麼?拍下投票時狀況拍下准考證等等的笨星行為,年年有發生年年有人犯相同錯誤。

各位鍾意係又影唔係又影既,今晚哈佬喂,祝你地影到驚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