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5, 2015

音樂人的心血結晶:蘇打綠《冬。未了》

能夠如此大手筆找來德國管弦樂團合作,而且還是將十數首新歌編寫交嚮樂譜,還要現場錄音錄影,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後,不放在串流音樂器,只推出德國壓製的CD加Blu-ray,目的除了希望成品有最好的質素之外,也是一種堅持--這不單是一張唱片,而是一個對音樂堅持的企劃成品。就是這張蘇打綠的《冬。未了》。

其實要完全了解這張唱片背後的製作過程,創作理念等等,隨唱片附送的「蘇打誌」有很詳細的介紹,當中原來有好些歌曲是關於德國的歷史;更厲害的,是他們還把樂曲的編排作分析,還有樂譜介紹。自問沒有好好讀完所有,作為一個不是蘇打粉,我用最直接感覺去寫我聽這張Masterpiece的感覺。


不如先看看這個有如大製作電影的Teaser吧:

痛快的哀艷,第一次聽到,又或者,看著mv,那股管弦樂團的澎湃感已經爆滿,繼而樂隊的結他跟鼓混入,然後唱畢副歌到Chrous編曲上又有變化,的確為這個企劃給樂迷帶來一個震撼與期待!細讀歌詞,彷彿形容世界被污煙瘴氣籠罩著,其實寫的是混亂的環境,任憑如何也是逃不了的,也互相不信任到一個點,所以最後一句「我讓你揭發我讓你恨我讓你怪罪我」把聽的人的情緒從高低跌宕當中帶到崩潰邊緣。
接著的對殺人狂指控,寫的是對於希特拉等殺人狂的一串問題,也正好讓我們反省著反思著。曲調稍稍從激昂滲入點點藍調,再轉折到急促的,就像告訴我們,做過的,沒有回頭。然後有調子放慢一點的地平線,這首就較接近蘇打綠的風格,小威以基督徒的身份用這歌寫出最原始的希望,喜歡編曲從簡單到尾段才混入交嚮樂的部份,恰到好處。

我們不懂的確如青峰所述,阿龔的作品高低趺宕音域的廣對於唱的人來說是很大挑戰,而這歌的變化,是從旋律到編曲也存在著,而且利用管弦樂團的伴奏用得好好,特別在歌曲尾段的鋼琴獨奏靜下來再帶來和聲與澎湃,彷彿如詩歌班的和唱,唱出「才能永恆」。

小品一點的應該是博物館,也是最明顯是情歌的第一首作品,不過就算是情歌也配合整個企劃:愛侶把愛人的一切回憶事物,如數家珍之際卻發現雖然自己是一座想念的博物館,但突然也會像藝術門外漢一樣不大了解當中,不過,就算如歌曲中有千萬種投訴,但語調仍是甜蜜的。

回車諾比的夢背後的創作原因是寫俄羅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後整個地方被放棄著,未死去的就在等死,那些有幸逃離的人會想回去嗎?曾經在那裡的回憶與一切,又放得下嗎?歌曲滲出的,除了無奈,還有哀怨的問號。然後有另一首愛情作品:下雨的夜晚應該屬於療癒系的情歌,我目擊我明白你的心痛,我會在旁邊守著陪著你。其實曲與詞都不是什麼新鮮的東西,不過用上豎琴還有管弦樂的編曲,整首歌就變得很不一樣了。
他舉起右手點名是另一首很精彩的作品:青峰想像當年希特拉把一群人拐騙到集中營的心聲,所以旋律與編曲都是充滿懸,疑,歌詞更是很多人的想像與獨白,細讀歌詞就像電影一樣每個畫面血淋淋的出現,整首歌的迫力很強很厲害。
全碟唯一一首英文作品,是小威寫給青峰的Everyone,希望當時很不快樂很收起自己的他能夠走出來。到這個唱片版本,在編曲配合下,成了一首很陽光很正面的作品,只要我們願意,很多人一直在旁支持著的。
把圍牆未倒下之前的情況寫下了牆外的風景,其實再引延下去,是寫給很多被關閉著被迫害著的人(不知這歌會不會被某國禁播)。青峰用上他充滿詩意的詞去描述這類人的心情,一首訴諸世界很多地方也很有同感的作品。

再一次把神話題材寫進歌裡,這次是未了,把神話中槓著巨石的主角帶出,我們平日對於自己面對的困苦是如何偏執,其實只是當局者迷。一首帶點迷幻的作品,如何從當中獲得啟發,各人有各人的解說。 
最後的Must Keep Singing,就像經歷很多故事之後,靜下來,唱一首Finale。作為四季部曲的最後一部,究竟之後要如何走下去,唯有繼續唱下去,夢下去,騙自己下去,才會知道答案。編曲從靜靜的回想到慢慢引入更多樂器,再回到平靜的心,到最後I must keep dying, dying,靜默幾秒,出現如同仙境的樂章,是代表重生嗎?

喜不喜歡這張專輯,又或者,喜不喜歡蘇打綠是很個人的,不過我可以肯定,這是一張真的從企劃,創作,音樂的製作,唱,以至拍攝都做到盡善盡美的作品,而且水準之高,在華人音樂世界裡,極之罕有,絕對值得我們支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