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9, 2017

喪親不痛:《漫長的藉口》

在這個新地盤正正式式寫的第一篇,希望可以在一個穩定的平台下繼續跟大家分享我的生活與想法,至於舊的那邊,我會慢慢的將值得的搬過來,老朋友都知道,我都寫了很多很多篇,很多很多年。


在聖誕新年放大假期間我跑去看了這部《漫長的藉口》,不是傷春悲秋,但也帶點無奈與反省。我絕不覺得在親人去世時當下的表現直接代表你跟親人有多親,因為每個人對感情的表達都不一樣,而且,人與人的故事有很多不同。



大紅作家幸夫(本木雅弘)與妻子(深津繪里)結婚多年,從電影開初可見作為丈夫的對妻子不大客氣。妻子與好友往旅行期間發生意外不幸身亡,而當時他正與學生在偷情。由於他的名氣,妻子的身後事一直被傳媒報導,而他在死難者記者招待會中遇上妻子好友的丈夫陽一(竹原Pistol),同樣是喪妻的他激動傷痛。兩個男人因為妻子相識而開始交談,幸夫偶然之下得知陽一因為喪妻後無人照顧一對年幼子女,竟然自告奮勇提出可以幫忙。因為這個決定,幸夫對於自己、對於愛情、對於妻子有著不一樣的體會。

之前都說過,他對妻子有點苛刻,同時他偷腥了,那麼他對妻子的感情如何呢?我們看見為了形象需要,他在鏡頭面前告別式發言時,都表現出文人的哀傷,不過他很清楚,喪妻之後,他真的沒有流過一滴眼淚——當事發幾個月後可能是最了解他的助手問他這個問題,他都不敢答。

另外,當然是因為內疚——就算如何也好,他對妻子還有點情份,竟然在妻子出意外時偷腥,他被良心一直責備著。不過,他是一個很自我中心的人,面對自己在事發後的種種情感上的表現,他有很多疑問,同時也逃避去面對這些疑問。所以,照顧陽一的兩名小朋友,讓他慢慢學習如何去愛人,如何去關心人。

他恨不得一直這樣幫著陽一,不過,當他發現妻子原來不愛他了,他的自我中心又跑出來了——所以,他在電視節目中失常地表示,妻子這樣離去是對他最大的報復。

另一方面,陽一則跟幸夫是一個很強烈的對比——他愛家,他愛妻子,但沒有妻子之後面對的問題原來比他想像難處理得多,特別是兒子不理解這個爸爸一直辛勤工作養家,卻覺得寧願是爸爸死去,因為媽媽跟他親近多了。這在很多家庭也會出現的問題,所以陽一難過卻理解兒子有這樣的想法。

生活一直這樣過,當陽一遇上一個可能能夠幫他照顧子女的人時,幸夫不是味道——是妒忌嗎?他不是愛上了誰,只是看見別人生活重上軌道而自己可能再度迷失感到不快。所以他亂說話,終於向陽一說出自己最內疚的事:「太太過身時我正跟其他女人做愛。」

電影沒有很刻意的描述究竟幸夫得到什麼啟發或反省,只是一段日子之後他將這段經歷寫成書,並大獲好評。其實這個安排很好,因為,他已經將最深刻的反省寫進書裡,否則不會獲得好評吧!同時,看見陽一跟子女的生活,也讓觀眾很安慰的。

究竟喪親是不是一定要淚流滿面呢?我想,像幸夫的情況,很自愛,不懂愛別人,面對一個都不知算不算還愛的妻子走了,他的內心出現的是空洞迷茫多於傷心吧。不過上天讓他遇上陽一家人,他得到重要的人生啟示,陽一家人也獲得幸夫實際與心靈上的協助,或許,這就是最美麗的安排吧(我看了我看了,之後會寫的)。

演員方面,本木雅弘已經是影帝級,收放自如;竹原Pistol也把陽一演活,這樣才能有強烈的對比;不過最厲害的當然是兩名小童星,不造作,把這部很貼近生活調調的電影演得很出色。

這不是一部煽情的電影,同時也不算日本電影那種慢慢淡淡的,電影值得一看,可以反思一下對於家人的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