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5, 2016

有點累

彷彿從三月底開始生活就很忙的,不過我想最近這個星期比較忙,忙的,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家事。最疼我的祖母身體好像變差了,我除了爭取時間探望她之外,還有的就是擔心。

其實,祖母今年九十有四,我是非常明白年紀漸長,身體開始出毛病是非常正常的事。不過,到真正要面對的時候,就不是像說來容易。爸爸輕描淡寫的表示,盡量抽時間探探她,因為都不知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他表面上像是看透,但每次看見他提及祖母,總是不其然的有點擔心與憂傷。

從上星期得知祖母出了毛病,然後星期四覆診後醫生希望她留醫檢查一下,我就每天都跑去醫院看她。她當然不想留在醫院,我跟其他人也只可跟她表示,待醫生檢查清楚就可以回家去了。星期四晚她都尚算精神,然後星期五接到電話,醫院安排她到大口環休養,我跟父母說,安排到大口環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吧,因為醫療設備都是瑪麗的好吧。

星期五晚,下班跑去大口環,那時表妹也在。祖母清醒的,不過她似乎弄不清楚自己在醫院,跟她解釋了一遍又一遍,待醫生檢查後很快可以回家,但她就是不肯。更擔心的她好像有時認錯人,她當然還認得我啦。

由於她後來繼續嚷著要走,然後又想落床,我們沒有辦法惟有請姑娘幫忙。我們知道姑娘會將她雙手綁著,那一刻,我跟表妹說:「唔好睇喇,走啦。」

離開後,隨便買些東西回家吃,邊吃,邊想起祖母,我哭了。我明白她年紀大了,可能會開始認不到人,但我想到她一個人留在醫院又不清楚發生什麼事,還被人綁著,我就哭了。

昨天,有朋友特別為祖母拿了一枝在佛堂被大師加持的水,還有一張觀音像的卡,叫我拿給祖母。由於心情真的有點影響,還有上星期一直都睡得不好,頭又痛,其實真的很累。拿了東西再去探祖母,之前已得知她沒有多喝水,我便告知「這是菩薩的水,唸過經架!」她就很聽話的喝了一些又一些。然後她看見那張觀音像的卡,又會唸經了,我便向護士拿些膠紙,將那張卡貼在吃飯檯的邊,讓她隨時都看到。表妹說,她最聽我話,所以水就肯喝很多。見她情況精神了點,我也放心了。

今天一早就跟媽媽出發到大嶼山,為早前往生的外婆的靈位辦儀式,然後下午就跟親戚們與家人再到佛堂,因為是外婆的尾七。雖然我是天主教徒,但這些以孝心出發的事,我一定會做的,就算只是站著坐著不會唸也好。之後回家洗個澡,又跑去探祖母,見她精神又好了點,雖然胃口不算好,但我想很快就可以回家去,這樣她就最開心。

假期這樣就沒了,上上星期五,我放假的,本來沒有打算告訴父母,想好好休息一下,但得知他們好像有節目,我便告知他們,我可以幫忙照顧姪女的。那一刻想到的是,假期,又沒有了。

我真的不介意的,可以為家人做到的我都會做。有朋友叫我放鬆點,別事事都太上心,我已經盡力了。不知道呢,這個很難改的,只希望家人們都開開心心就好。

不寫了,我要好好享受剩下不多的周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