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5, 2015

午間是非報導

雖然人在中環核心上班,但不代表我每餐都要吃得很高檔,反而,若果一條友的話,不想花腦筋我會去大快活或者吉野家,貪其一個人肯定容易找到位。

早幾天,又是一條友,又是吉野家。若果大家有點印象的話,中環近環球大廈的吉野家,經裝修後店內的座位之多果真令人佩服設計師的功力,而表表者相信是店內較入位置:你基本上一定要單程線行走才可以出入,而且走廊位極窄。所以,若果你在午飯間高談闊論的話,我唔八卦都無可避免聽到,更何況,我好鍾意聽人講乜。



附近有一對女子,年紀嘛,一個應該廿中,一個接近三十。為何我會有興趣聽她們說什麼?因為我拿著餐盤找座位之時,看見她們檯頭有一本類似勞工處的書仔。還有,她們早已吃完,還在中午繁忙時間霸著座位。

慢慢我聽到三字頭那位開始發表偉論,表示老闆可能犯這條,因為他扣糧;哪一條因為他不讓你放假之類之類。另一女子不時回應,半信半疑,但當說起他們認為老闆的不合理行為,滔滔不絕,帶點怒火,於是越講越大聲。

我聽著聽著,覺得那較年輕的,應該是遇上豬一般的朋友:若果真心覺得老闆違反哪些勞工法例自己被無理對待的話,理應不是讓那個你以為佢好熟實質都唔知佢有幾熟例的朋友教你點做,而是邀請她陪你,上勞工處慢慢了解一下。至少,別人是專門處理這些的。

不過她遇著她,自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哪有人如此聰明在大庭廣眾講公司的不是?萬一附近有熟人,聽到了,向有關人等告密,你的什麼報仇大計肯定未出發先收皮。

我呢,不是不會跟同事食晏,但大抵要明白一件事:除非你在很高檔的餐廳吃飯檯與檯之間距離極遠,否則,你跟同事食飯在期間講及工作感受呀公司是非呀想吐苦水之類,麻煩你用盡辦法,降低音量。

我明白的,大家都是打工仔,就算去一風堂食碗麵成舊水落樓,你與同事都是跟其他食客面對面或者排排坐,私隠?唔好意思你果一舊水不夠提供這方面服務。不過無論如何,你就算覺得我講乜都唔驚,作為一個不能排除任何風險的人,我還是會選擇細細聲講。

其實大家不要擔心,就算有幾嘈吵,若果對方專注地聽與及看著你,你不用說得很大聲對方也會聽到七八成,那麼溝通就沒大問題。

另一重點:同事有幾信得過?你識佢幾耐?你以為你與他在工作崗位上沒有利益衝突,但你不知道他是不是被指使想從你口中套料知道可能是關於你或者關於你部門的事?你天真地以為與對方成為好姊妹然後什麼也可以說,但其實在你不知不覺間已被人出賣了。

所以,就算你要呷,都要留有餘地,別開心大爆發地暢所欲言,只要有人有心將你這些年說過的東西宣揚或無限放大的話,後患無窮的。

不是性別歧視,但我有眼見最容易出事的多數都是以為是姊妹淘出外吃飯的時候,是最容易講了不應該講的事情,然後誤將公司機密讓這些看似好姊妹知道了,到你出事的時候,一切已經太遲了。

總之,要講是非也好要研究對策與人決一高下也好,午餐時段大部份情況下都不是一個好選擇。要講,放左工先去傾,應該被人聽到而惹禍的機會較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