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2, 2016

恐慌一小時

天主創造人類身體構造似乎好多方面都可以再次生長,唯獨牙齒脫落就不能再生。亦可能因為如此,牙醫收費貴,種牙更貴。偏偏我愛吃,而又不知為何牙齒問題多多——之前都提過,醫生表示我刷牙刷得夠乾淨,奈何有遺傳性牙周病(以上乃兩三個曾經診治我的牙醫所述,不要問我,牙周病乜有遺傳架咩?)

今天跟姑姐分享昨日的恐懼經歷,他指我的牙齒是比較差,原因是當年吃得太多四環素。我不知是不是有關,但今年我的確的起心肝做了一個決定,又或者,應該是迫於無奈做了一個決定:種牙。


左邊的大牙已經少了兩隻,一直靠右邊咀嚼大部份食物,但今年連右邊都出事了。於是,我要繼續吃,就要攪掂牙的問題。師兄介紹現時這位牙醫給我,在處理另一隻牙之後,開始研究種牙。

在香港種牙是好很貴的是,有些地方兩三萬種一隻,這次是友情價,三萬六兩隻,期間檢查配藥照X光全包。我已經詳細地問清楚過程啦費用啦,醫生表示牙床沒有大問題應該不用開刀或者很麻煩的,然後約了時間,先將那兩支樁柱植入,大約需時一個鐘。

星期五,跟同學們飲個茶食得好好,他們表示要送我上路。到達診所,講解幾句,訓低,醫生表示先打麻醉針,有少少痛喎,這個我預期中的。

打過之後,恐懼開始。

醫生表示因為會有很多血濺出(!!!)所以上身要舖好毛巾,然後眼也要用毛巾遮住,只剩下口部。他說,有覺得辛苦就出聲,唔好郁手,過程會發出像補牙的聲音。

首先我要聲明,醫生手勢很好,我的確沒有任何痛楚,不過種牙這個過程,很可怕,我的雙手一直保持崩緊的狀態。我真的不知醫生是要怎樣將那支樁柱打進去,我的口一直要張開配合,有時還要張得更開,因為我怕器材會撞到其他牙齒。

他形容「如補牙發出的聲響」,我可以告訴你,其實是很不符事實的,因為你會聽到感受到他好像在鑽地一樣在你的牙肉用力鑽進去。麻醉藥效力下的確是不痛的,不過我真的覺得很可怕,而且怕鑽到什麼時候什麼位置是麻醉藥沒有效用的我就會痛死。

鑽完一次,叫我將牙齒合上,應該是看看位置吧,不夠,再鑽。真正鑽好後,他要在傷口上縫線,那時我已經累得很緊要。正式完成,漱口吐出很多很多很多很多血,我漱口了好幾次,還是血。

然後,再照X光,確定一切成功。醫生表示一星期後回來檢查,然後沒問題就拆線,待兩三個月後就把牙齒裝上。當然要吃消炎藥,還給了我一大瓶Corsodyl漱口水。離開時,我真的很想立即回家去睡,牙肉仍然麻痺,當然腫了啦。不過,不用戒口的,只是胃口也沒有了。

至於肉痛恐懼之外,荷包的痛又如何?我做好了心理準備,要處理的就無謂去想了,難道我有得選擇嗎?付款方法是:決定做那一次Consultation先付一成,裝樁柱再付四成半,最後裝牙找埋尾數。

還好,有了心理準備——因為處理完右邊之後,下年年中我應該會處理左邊的。努力搵錢吧,之後才可以繼續食食食。

最後,別問我牙醫是誰,我是不會回答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