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6, 2016

升降機過重時

這個標題又想寫些什麼?自嘲遇上升降機過重時的尷尬情況?不是,因為我很聰明地每次都走入升降機內又或者不會試圖踏進一部可能超載的升降機。我今次想寫的是我剛剛目擊的一件事。

昨天到石排灣探望祖母。從香港仔到石排灣村有兩部升降機可以讓人不用行那條長命斜過百級樓梯。通常每次要等這部升降機一定有不少人,而大家都很醒目地排開兩邊,待升降機內的乘客離開才進去。


我與爸爸是首先進入升降機的頭幾個人,我們都走到最入的地方。很快升降機就載滿了人,然後頭頂「超重」顯示器亮著,門不能關上。

這時當然有人出聲「超重播」,站在最近門口的有好幾個人:一位四五十歲的姨姨,一位六七十歲的婆婆,一位十來歲的學生。

姨姨率先離開升降機,超重的燈繼續亮著,大家等著下一個人離開,那位六七十歲的阿婆首先出招:「我老人家食左藥見暈呀。」好明顯,他使出關愛站。

我倒覺得不是什麼事,而大家其實主觀願望也覺得那個學生妹應該先行出去——若果你問他是不是應該主動一點,我又要說多一點:第一位離開的姨姨是最近門口的。

這位妹妹,身穿女童軍制服,塞住耳筒,努力低著頭扮聽唔見睇唔見,但實在避不了,因為開始又有其他人出聲。他也踏出升降機了。

可惜,「超重」的燈仍然亮著。那位自稱食左藥見暈的婆婆在沒有選擇之下也要出笠,邊行邊說:「有冇攪錯。」

按道理他也是最後入來的三人,有冇攪錯應該是拖到最後都要走覺得老L土吧。

升降機門關上,有人便說:「原來要三個人播。」故事未完,雖然全程只要廿幾秒。

站在我前面是一位抱著四五歲兒子的爸爸,他的太太則站在我左邊。

爸爸在關門後立即向兒子說:「XX你記住,下次你著住小童軍制服企係笠入面,若果過重你一定要行出去呀。」爸爸的著眼點是,童軍呀,咁都唔讓係會俾人話,仔你咪咁笨呀。

媽媽接著說:「唔係著住制服果陣,幾時都要咁做知唔知呀?」媽媽這一句,很重要,因為是教導兒子正確的觀念,糾正爸爸的說法。不知爸爸在離開升降機時會不會覺得自己有錯呢?

故事說完了,有關關愛座/廢青唔讓/怪獸家長/自私父母甚至道德撚等等,都可以用這一篇來發表一下,不過我不想這樣做。你們想想當中有哪些是值得探討,又或者簡單一點去想:其實任何人都有類似想法,只要自己不是這樣,教導下一代不是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世界是否美好有時也靠很細微的東西去決定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