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4, 2015

別做阻掟的人

我必須承認,若果有得揀,我大多都不會坐地鐵,除了因為我很怕迫得透不過氣,還有就是那種從踏入地鐵站排隊入升降機開始,整個感覺很指定動作--好,請倒數,你要返回職場作戰了。

奈何轉工之後,若果想用最短而且最能掌握的時間上班,地鐵的確是不二之選。正因為這樣,我的壞心腸久不久又出現了:我很望某些人仆街。



西港島線好幾個站都有個特色,因為月台跟地面相距甚遠,你在沒有選擇之下一定要乘升降機。好了,上班時間,大家都趕,升降機位置不少,但你總發覺,為何應該可以入多兩三個,但又滿客了?

因為當中總有兩三個人由等升降機開始已經在玩手機,於是,原本站著所佔的位置,因為他/她的手機拿在眼睛可以看到的位置,手屈曲著,一個人所佔面積就大了。

他們大都不是在看報紙,或者看電郵,根據我所觀察,大都是在看面書呀微訊呀之類之類,當中或有一兩個是很努力在玩遊戲機,或者誇張地在看劇集的。

幾經辛苦,離開升降機,在那條行人輸送帶又總有一兩位茂利擋路。他們不是站著的,是慢步,但慢步的他們喜歡在輸送帶中間行走,於是你想爬頭嗎?撞過他們吧!我沒有一次這樣做,因為我那麼大份,步步進迫,大部份人都會感受背後有股怒氣出現而閃埋一邊。

至於扶手梯呢,大部份香港人現時都很醒目的,不過呢,在中環站那三條往出閘的扶手梯,上班時間有兩條向上,總會排點長龍的,而五次有兩次總有些死要爭取在上班前玩手機的人站在扶手梯左邊阻著其他人向上行,他們真的不會覺得自己有問題的。

車廂上的讓座問題大都不關我事,因為我只坐兩個站,我進車廂後自動波站著,至討厭的應該是那些整個人挨著扶手在玩手電的人,是的,我無時無刻盼望列車急停而他們向前仆/手機向前飛的,我不止一次有這樣的期盼。

同樣下班時那些唔係好知自己阻人落車的人喜歡在門口旁打機,他們不會理會哪個站哪邊開門,於是我在心裡有時會望他們一不留神車廂開門向外跌,又或者,被那些等著搶你手機的人在關門一刻搶走手機。

我不會表示自己在乘車時不篤手電,但有幾個時間我一定不會拿出來的:人多的升降機內,我會用手來按著銀包公事包;擠迫的車廂內,人更加要注意四周的人;還有上落扶手梯之時,因為我不想仆街,又不知哪條扶手梯會不會突然爆開。。。。

在此懇請大家,務必記得在人多擠迫的時候別死都要玩手機好嗎?別問我什麼時候應該這樣做,一個Considerate的人,不會不懂分辨什麼時候應該做什麼,如何才是一個Civilized的公民,你懂的。否則,請不要取笑其他人,因為其實你好多時候都一樣乞人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