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 2015

遞信的一刻

這個題目我又想說什麼呢?遞信,我都算有相當經驗的,我所指的是辭職信。說經驗多,請不要期望有什麼如電視劇那樣兜口兜面將信丟向老細然後大叫「我唔L撈喇!」的場面,因為,這個永遠不是我。

對於辭職,我首先不會在未有後著的時候遞信,不會用辭職來搵著數,同時永遠記著商業圈子沒有永遠的朋友與敵人,別在辭職時弄得不歡而散,還有當然是計清楚有幾多假未放,小心計算如何賺到盡的官方最後離職日期等等。



由於我通常是簽好新東家合約才遞信的,之後在選定的日子就行動。而在行動之前,還是盡量不動聲色好了,我建議別讓其他同事知道,就算是非常友好的。這方面我做得不夠好,我永遠都會跟好友透露,只是我人緣不錯沒有發生什麼意外而已。

就算你有多興奮可以轉職,請記得記得記得,不要在交信給老細時太過喜形於色:做戲做全套,雖則這個世界真的是「無話無左邊個唔得」,但我那封幾近template的辭職信當中必定有寫到「希望我的離開不會為公司帶來太多麻煩」之類的客套說話,所以,不用扮歉意,但專業少少,humble少少,好來好去這是重點之一。

通常遞信之時你都會循例被問原因,我是絕不會在這人面前惡言公司的情況--就算這是你要走的主因也好。通常都說一些例如「想學其他野/另一份工有新挑戰」之類的東東,簡單而言,廢話。

不過若果你職位有番咁上下,遞信之時當然可以暢所欲言,但我都不會選擇數落公司,山水有相逢,無必要。

至於要不要透露新東家的資料,這是個人選擇:我眼見所有洋人朋友都毫不介意讓現有公司或其他人知道去哪,同時越高職的越不會是秘密,市場上很快就被傳開去。我都不會隱藏,因為不怕人說什麼是非,你到任何地方,總會有人用辦法晨早起你底的,行得正企得正,怕什麼?

我試過遞信時老細早就知道我會走,因為早收到風,還知我會去哪--這是十幾年前發生的;又試過向一個我非常不大敬重的遞信後看他極度驚慌而多次問『有冇得諗諗』之類想留我的說話而我要努力忍笑;其中有一次是上司正跟我討論來年發展方向等等,我不忍他浪費時間徙口水而早一天給他預告我明日會遞信。總而言之,雖則我份人並非善類,但總覺得笑著分手比較好。

至於公司要留你,之前都已經有文章寫過了,而我是那些決定走就走不會留下的人--當然,我又未遇過公司加我一倍人工叫我唔好走。

希望以上所寫對有志離職朋友有少許得著,當然,若果你依然三心兩意做生不如做熟懶得郁連工都未搵日日坐係度呻的話,睇完呢一篇都係浪費閣下時間。青春有限人生苦短,你自己想想吧。

我為何寫這一篇?當然因為我又遞信了,下一份工真真正正衝出香港咁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