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6, 2017

長島冰茶

當烈女出現於暴龍哥演唱會當嘉賓,兩人妙語連珠(正確點來說應該是烈女句句應而暴龍哥頓時語塞),台下觀眾興奮,台上感受的應該是兩人之間沒有恨,因為只要任何一方有恨,這個場面是不可能出現的。

然後,時間上的巧合,烈女生日,好友貼出一首可惜我是水瓶座,道出當中真有其事的部份,同時覺得烈女現時過得很幸福是他最想看見的,於是,一連串的猜想便出現了。



本來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是沒有什麼值得討論的道理,而且,兩人偕已婚有兒有女生活幸福,在這個相對「我與你都過得不錯」的基礎下才會出現大大方方當演場會嘉賓吧!所以,那些去問為何暴龍沒有邀請前妻的,用腦想想都知為何吧!前妻跟前女友是兩個層次的,何況對方現時未有著落,除非真的分開得很快樂,否則這應該沒大可能吧。

那麼,烈女是否很厲害呢?若果當年的八杯長島冰茶真的因為暴龍哥的話。

因為二月三日愛上,後來落得「到底是為什麼分手你很清楚」的下場,烈女的確不能「繼續裝傻」及「盲目到不計後果」,當然分手決定可以做得清清楚楚,但並不代表真的放得下,所以可能會「但如果,若如果說下去,亦無非迫你一句話『如今跟某位同居』」的情節,放不下,死不了心,要迫到對方說出最痛心的事實才收手。

當然,在未遇上飛女正傳的男主角之前,烈女還是要學習如何過單身的生活,會去自我質疑「要是可愛為何無人愛我」又或者「抬頭望鏡亦算不失不過到底我什麼出錯」然後成為中女便要提醒自己「帶著十八的心境」快樂地走下去。

而在未有著落之前,對他有沒有恨呢?有愛過的大概都明白並可以肯定告訴你:有!於是還要好好學習我的生存之道:「我有爸媽掛念,事業還望發展」,「遺忘昨日便能記得明天」,更會想到「如你結婚別過問,恭喜詛咒也未襯」大概擔心自己真的沒有遇到下一個,便好好想著如何面對任何可能出現的場面。

幸好,烈女終於遇上那個「世界將我包圍逝死都一齊壯觀得有如懸崖的婚禮」的真命天子。過了很多年,事過景遷,他忙著的應該是兒子讀哪間學校,與及幾年前擔心他愛Elsa愛粉紅色今日可以大方分享作為人母的成長歷程,接受未成熟的自己,學習成為更好的人。

所以,八杯長島冰茶現時看來只是一笑置之的往事,畢竟有發生過亦說不上要不要面對,因為提起也沒意思。可能有人覺得當上演唱會嘉賓是應驗「來天再有夜宴,便寬恕你漸老的臉」,其實,當事人應該早已明白「其實摯友與愛侶無贏跟輸」。

你是最好那段債,也可以在這裡適用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