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9, 2017

我不是中環人:Brass Spoon

有人羨慕我在中環上班,我坦白承認,除了因為跟我家較近之外,好處就最多是中環的人穿著都比較好看而已。而他們永遠不明白,中環吃飯,性價比實在低,吃的是租金與裝修,又或者有一些是吃格調與品味。

在我來說無論一家餐廳裝修多有格調食物擺盤有多厲害,若果價錢跟食物的水準不相乎,什麼也不是,我也不會再去了。早陣子特意請一名剛當媽媽不久的舊下屬吃飯,地點就選了中環的Brass Spoon,賣的是越南菜。

我不是沒有讀過他們的報導,而且又試過經過總見到有人排隊,於是不如去試試好了,反正最多是比較貴應該不會不好吃吧。店開十二時,我十一時五十分到達,前面已經排了兩人,口音應該是新加坡。然後有侍應出來在門口貼了這張餐牌:
店家非常Considerate,知道大熱天時在門外排隊很辛苦,而且人未齊不能入坐。所以放了兩部會放霧氣的風扇在門外。
朋友十二點零五分到達,還好,還有坐位,而後面還有人在等,等齊人入坐。我們比安排在那張大長檯,其實也是跟人並坐的,身旁對面都坐著中英夾雜高貴的中環上班族。檯面放有是拉差辣醬,魚露醋及蠔油。看看我們飲了什麼:

這兩杯是凍子熱的越色清保涼,內裡有紅棗薏米蓮子海帶,味偏甜,由於我沒有喝過,不知是不是這種味道,料是很多喇若果你將之都吃掉應該很飽,HK$38一杯。
我點了蒸粉卷,皮薄料足味道不錯,只是三件就要HK$55,我想,這是中環價。
這是朋友吃的燒豬肉檬,可以選擇花生/蔥及芫茜下多少。朋友表示不錯,不過HK$78就真的很貴很不值,都說了,這是中環價。

我們對面坐了兩位疑似同事的埃崩架,他們每人點了一碗牛河,然後點了一罐價值十二元的乾薑水(即係玉泉罐裝Ginger Ale)。我跟朋友都覺得,他們各自在向對方炫耀著一些事情,而有趣的是大家好像各自表述後是沒大對對方的發表有什麼回應的,嗯,這應該是中環人其中一種溝通相處方式。
這是我點的生牛肉河,多洋蔥多蔥多芫茜,HK$88另加牛柏葉與牛丸,各HK$12。先嚐湯底,清淡,應該沒有下了什麼味精,但說不上呷一啖就「嘩」那種精彩,是的確的清淡。河粉尚算幼滑,生牛肉的質素可以啦但沒有什麼牛的鮮甜,或者就是這個原因另外有HK$125一碗的特級生牛肉河。牛丸幾靚,但牛柏葉就的確是普通貨式,切得不好(有些是幾大件)而且量不多,收我HK$12條氣都幾唔順。份量呢?一般偏少,所以對面那兩位埃崩架早就說要加底,俾多八蚊雞。

我不覺得這個牛河有什麼驚為天人之處,也不明白為何要排隊進來吃。
另外一樣好討厭為左型而不顧實際的事:餐廳叫Brass Spoon,提供就係呢隻湯匙。呢隻湯匙用黎食飯可以,但越南河,我點飲湯好呢?點樣將河粉與湯一次過食呢?

在我身旁有一男一女面對面坐,我聽他們也是中英夾雜的聊天,然後女的問男:「你果碗特級點呀?」

「嗯,牛肉係靚D嫩D既,不過我覺得呢個牛河唔駛用咁靚既牛肉囉。」明顯佢食過HK$88果隻啦。

男的繼續說:「湯底真係淡囉唔夠濃,丫你有冇試過Nexus building果間越南餐廳?果間湯底就好喇!」

女的回應:「果間我唔ok囉,因為佢個湯個Herbs味好重呀。」

聽著聽著,離開後我跟朋友表示,我真的不懂當一個中環人。這類裝修得靚一靚食物質素一般再搵報紙雜誌谷一谷(最緊要有英文傳媒),然後就有一班好高貴的中環人,特別係非本地人慕名而來。我就比較喜歡,沒什麼事就走去大快活吉野家最多有時懶一點去Pret吃個沙律喝個湯,久不久去一風堂或者板長,跟同事朋友吃的話若果可以都逃離中環往西或東過幾個站都風光無限好,至少,就算我要付相同的價錢,我會坐得自在一點吃得值一點也不用排隊。

還有,我真的不大喜歡跟那些真的沒有溝通的人吃飯,我寧願自己一個吃好了。

最後一提:吃罷回到公司,我那種對味精有敏感的反應輕微出現了,我不知是什麼源頭啦,可能是醋,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