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9, 2017

DelayNoMore

小弟終於回港了!不過回港前的廿二小時,實在是執身彩:偕因機接機出現問題,差點不能順利回港。

是這樣的:好多朋友都知我紐約之旅完結便順道到多倫多探同學,而五月四日早上從Newark到Toronto的加航航班遲了一小時,我已經問加國的朋友們,回程我預計的時間足夠嗎?我是乘2100起飛2228到Newark的飛機,然後半夜0145從Newark飛香港。他們表示,時間充裕,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多倫多五月七日晚上跟同學們吃了個提早晚餐,然後七點到達機場。行李過磅過海關完成了,七點半已經在候機室了。

七點九,聽到有前往亞特蘭大的飛機延誤,開始有不祥預兆。然後我的那班原定九點起飛,表示由於飛機還在華盛頓會延誤到九點四十五分起飛。我聯絡同學,他表示時間應該很夠,除非飛機十一時後才飛。

跟著,航空公司宣佈要十時四十五分才飛,我便問他們:我要接下一班往香港的飛機,可以怎做?他們幫我將座位安排得很前,待我可以即時離開機艙。

十時,還沒有見那架飛機出現,於是我跟香港的同事聯絡,叫他們通知國泰,我之前的航班編號延誤,可能不能在起飛前一小時將行李附運。那間Agent通知了,同時告知若果搭不了那一班,改第二天要多付多少。我向同事表示,我相信我可以趕得及,只是行李就有點勉強。

我同時向空姐朋友查詢:他叫我問問加航能否將行李Direct Transfer到國泰那班機,加航的人員看看我的baggage receipt,問為何地勤沒有幫我將行李目的地寫成香港而是Newark,我表示職員沒有提及啊!他致電處理行李的職員,指出由於美國海關的規定,寫了到Newark就不能抽走做Direct Transfer:言下之意,我也是要到達後取行李再衝到國泰check in。

這班機到達的是Newark airport的Terminal A,而國際航班是在Terminal B出發。

空姐朋友還教我,最壞打算是人上機而要求國泰幫我將行李跟隨第二天的航班運港。人能夠走是最重要的。

結果,加航那班機,十一時開始登機,十一時十分落閘,十一時廿五起飛。

加拿大的同學叫我不如改遲一天,他可以過來接我回去,我表示不必了,人回去,最重要。

飛機到達美國Newark是十二時三十五分,但泊好我可以落機已是十二時四十五分,等待拿回行李是十二時五十三分,然後衝上去乘穿梭火車到Terminal B。

到達時,好像機場準備收工(因為那班是最後一班航班離開),扶手梯也關了。有一名國泰空姐看見我大聲問:「Cathay Pacific to Hong Kong?」我大叫Yes之後就拿著行李跑樓梯上去。

空姐們嘗試找回操作Conveying Belt的職員但他們已經下班,他叫我先過關,他們會幫我處理。

趕頭趕命過海關,過關之後被叫著,因為他們將行李當Hand Carry過關。於是,原本在多倫多買的兩瓶剃鬚膏不能過關犧牲了。不打緊,人跟行李都過了就好,國泰職員再幫我將行李拿給其他職員上機。

一時十五分,我坐在商務艙內,飛機準時一時四十五分起飛,還早到了,四時四十五分就到港。

等了好一會才拿回行李(至少可以拿回),早就Call了Uber,然後上車。

最後的經險項目是:我發現車的速度時慢時快,然後見司機想睡。於是,啟動吹水Mode務求讓他保持清醒送我回家。

下車後,我將飛機上給我的一小瓶Julique Rosewater Balancing Mist給那司機:「保濕野嗟,噴下啦,精神D架!」

能夠順利回港,非常感謝天主,亦感激各位好友同學協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