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5, 2017

積叻的手下敗將

有跟開我面書的朋友都知道我現時又身在外地:四月三十日晚到了紐約,工作了幾天,現時在多倫多同學家放假幾天。我這邊是早上八時多,很高興的告訴大家,在多倫多的第一晚,我睡得算很不錯,算是回復正常的作息,十二時多睡著,三時多醒過但之後立即可以再入睡,直到早上才慢慢醒來。

根據去年第一次到紐約的經驗,十二個小時的時差,原來對我的影響是那麼大。這應該是我的身體還未適應Jet lag,於是,十六個小時的飛機,當中半睡半醒,到達酒店時約十一時,很累了,睡著,結果半夜就醒了。如是者,第一天是用來適應的,朋友帶我出去走走也是半遊魂狀態。

但第二三天是整天的會議啊!而且還不可以睡著啊!但之前兩晚我還是一樣,三、四點就醒了,無助非常。於是,只好喪隊咖啡,務求可以好好撐下去。然而晚上的商務晚餐少不免要喝點酒,盡興回到飯店超累的睡著了以為可以好一些,丫,結果也是一樣,半夜醒來。

結果呢,第四晚開始好一點,然後第五晚我已乘飛機回香港了,多謝!

所以今次出發前,我有向航空界朋友查問有沒有什麼解決方法。曾經讀過有航空界朋友會買什麼退黑素來吃,是調整身理時鐘的,但這位朋友不建議我這樣做,叫我不如在去程飛機盡量不睡,第一晚應該會睡得好好的,之後就問題不大了。

我那十六個小時的飛機,盡量吃,看了好幾集鬼怪,看了樹大招風,看了很不濟的六弄咖啡館,最後只小睡了一小時就到著。過關呆站了一個小時,到達飯店時十一點半,超累超睏,洗澡後在非常舒服的酒店大床睡著了。

三點半左右,我醒了。頭很痛,不夠睡,但睡不著。

然後之後三晚情況也是一樣。其中兩晚我決定起來工作,世界的另一邊正在上班,看看電郵,處理一下。亞洲區的同事驚訝地見我上線,有一次還直接跟台灣同事講電話處理事情,我表示:「沒關係的我都睡不著」。

今年的會議還是連續兩晚有應酬,連續兩晚要喝了點酒,連續兩晚以為好好睡,還是失敗了。

我不知道之後是不是還要來紐約開會,但這樣子的確不是辦法。另一位也是常飛的同事告訴我去買一種叫Melatonin的東東,正好在加拿大,到時再去了解一下,有備無患。

好了雖然我到達多倫多後成為雨神一直下大雨,但,還是要出去走走的,至少吃得好一點高興一下,而且跟同學們見面的確是很開心的。你們好好吃晚飯吧,我會繼續在面書寫點東西貼點相片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