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4, 2017

向上流的阻力

仍然在新加坡公幹。到達當天從機場到酒店我也是乘搭UBER,載我的是一個年輕人。有時若果跟司機有話可聊而我不是太累的話我也會聊的,每一程的聊天也是一個讓我了解一些我不知道的事的機會。

這年輕人是去年大學畢業生,主修物流,因為還未找到工作,所以就駕UBER找點收入。雖然是新加坡,但年輕人也有想法的,當然不會去到那個現在人在美國希望獲得政治庇護的年輕人的程度,但面對社會現況也是有不滿意的地方。



其實他對於新加坡的言論自由有不滿意的地方,不過也帶出,年輕人從小就被教育著「政府這樣做是為你好的」而慣於不會對政府有什麼意見,但是,跟很多地方的年輕人一樣,當他們真正面對向上流的問題,自然會去想究竟這個政府是不是都為他們好的。

他說,政府不斷灌輸大學生是優人一等的思想給他們,不過實際上他們很多都碰上找工作的困難,然後政府竟然建議兩項政策,都是讓年輕人懷疑,政府,有在乎他們的處境嗎?

第一項是政府建議在法定退休年齡調高,這樣的話顯淺易明:當老一輩沒有退下來,市場上就沒有更多的職位空缺。對的,對於仍然有工作能力的人來說,調高退休年齡當然是保持整個社會競爭力的重要一環,不過時代變遷,接棒這回事是不能夠視而不見,當社會沒有好好讓年輕一代上場,好好處理世代交替,到頭來那些要退休的真的要退了,年輕的又接不上,這才是真正得不償失的後果。

我當然不覺得政策應該傾斜於任何一方,但若果年輕人面對經濟環境不明朗,他們連入場的機會都沒有,而仍然在位的當然努力抓住固有的職位,作為僱主當然懶得去想這問題。

但我相信,有遠見的僱主,應該要為接班好好預備而不是安於現狀的。

另一項政策是政府主動將一些原本入職要求需要大學畢業的工作調低到文憑畢業。這樣好像讓更多人有工作的機會,不過大學畢業生就自然地被壓價了,他們應有的優勢盪然無存,同時也會覺得政府好像將大學生降格了。

單就以上兩項政策,設身處地的想,大學生們的確會覺得失望與不忿。其實一直都知道,年輕人沒有向上流的機會是引致社會動盪的源頭之一,任何一個政府也不能忽視。

我最後向這個年輕人提出兩個想法讓他參考一下:不要抱著負面想法去面對現況,當很多年輕人也這樣想,你能夠正面一點去找出路,可以跑出的機會自然看高一線;另外就是就算你唸物流的,可能找不到物流的理想職位,但若果有其他有興趣的機會也盡量嘗試,不要局限自己的發展可能性,同時有些大機構會有內部調職的機會,當自己學會的已經多於物流,自己更勝一籌。

希望我說的對於這個年輕人有幫助,我明白亦理解,這一代的年輕人,無論是香港或者新加坡或者很多其他地方,要向上流,真的不容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