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8, 2017

一世的內疚《白蟻:慾望謎網》

四天復活節假,我看了三部電影,其中兩部是電影節的。看畢,除了發現三部電影都比較沉重,三部電影都有一個共通點:家庭在一個人的成長階段中可以帶來很深遠的影響。

首先想寫的是台灣電影《白蟻:慾望謎網》(我覺得原本叫《白蟻》比較好),選看是因為很欣賞吳慷仁這位演員(當年看一部七十幾集的偶像劇《真愛找麻煩》,他給我的印像很深),對於電影大概所說的有點認知,不過沒想過,拍出來的是這樣。



(以下嚴重劇透,注意)

白以德(白蟻)(吳慷仁),廿多三十歲,大學唸文學而且獲獎的他在書店工作,獨居。看起來很宅很孤辟的他原來有個不可告人的辟好:他愛偷女性內衣,拿回家獲取性興奮,穿上它,還會收藏。有一次他在偷褻衣時,被女大學生湯君紅(湯瑤)與好友看見,繼而用手機錄下片段。湯原本是到那裡找男友,之後發現男友離他而去,心情差透,同時陰差陽錯他得知白以德的名字、工作地方,甚至跟蹤他的住處。君紅那股正義感一湧而上,加上心情不好,於是將片段燒成光碟寄給以德。

當你一些不見得光不能讓人知道的事情被發現了,而不知對方下一步會怎做,心理壓力一定很大。以德除了將珍藏丟掉,更嘗試到事發現場,希望找到是誰人偷拍他的;他這樣做,讓君紅更不爽,再寄多一張給以德。之後以德開始被迫得暴燥,甚至有點失常,最後更因而出意外死去。

以德知不知道自己有精神問題呢?表面上他不斷告訴自己是正常的,不過他在面書一句說話「有病的被更有病的拍下」,其實,他是知道自己的問題。

君紅其實未在以德出意外前已經被好友勸他收手不要玩下去,到後來得知以德死去,他從口硬堅稱跟自己無關到後來希望做點事來讓自己不會太內疚。其實電影亦慢慢帶出以德的母親蘭姐(于台煙),知道兒子有戀物辟,而一直相信造成兒子的病是自己當年一個失誤造成。君紅為了減輕罪責,成為了婚妙設計師蘭姐的助手,繼而慢慢知多一點有關以德的事。

後來,他被蘭姐發現了是他將光碟寄給以德的。蘭姐由忿怒,到後來找到一個出口:他向君紅訴說一直鬱在心裡的很多很多事。我們看著看著,其實,蘭姐也有著很大的精神問題,對於兒子,他一直都愛著,只是用錯了方式去表達。

電影希望帶出都市精神病患之餘,其實也帶出了另一件事:若果君紅當初將片段交給警方處理,相信以德不會變成這樣,或者,可以有個機會重生。

我以為電影是君紅將片段放上網,以德被網絡公審,作為家人怎樣面對。原來不是,導演沒有選取比較Juicy的劇情,反而很平白的寫出以德面對的精神折磨到崩潰,與及蘭姐之前積壓的不快與難受。

而電影亦略略帶出一個訊息:有些事情,做錯了,真的會內疚一世,特別是對方對自己所作所為作出寬恕,反而是自己不放過自己。

所以電影最後君紅的失聲痛哭,就是表達這種萬劫不復的罪責感。

這部金馬獎入圍最佳新導演的作品,當然有沙石,但電影沒有為了話題而故意煽情渲染,有某些場口的確可以濃縮一點(或許是因為他是拍紀錄片出身的),但整體成績真的不錯。這肯定要歸功於演員,吳慷仁的演出實在厲害,把白以德的性格到慢慢走向逃不出那份恐懼與自我質疑的矛盾很出色的處理了;于台煙當然也很精準的將另一悲劇角色演活了,特別最後他塗上紫色口紅回夫家過年,那種怨,很可怕;鍾瑤就很盡力很不修飾的演這個角色,對他來說有點難吧,但他也交出可以的演出。

其實,社會上活著很多可能有精神問題的人,他們或者努力的活著,那麼,我們若果是家人,要幫助他們面對,還要處理自身情緒的影響,是很困難的。作為外人,其實在對於一件事作出批評判斷之前,是不是應該停一停想一想,有沒有比起不用腦的like and share來得更有意思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