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6, 2017

相依為命的《愚行錄》

有些日本電影會描述扭曲得很嚴重(有些人會用「變態」來形容)的劇情,希望帶出報應或者其他人生大道理,往往令觀眾被那些難以置信的劇情模糊了電影的中心思想。

這部《愚行錄》我沒有細心看過Trailer,只是從電影節小冊子讀了介紹,知道有滿島光與妻夫木聰,就覺得要買票去看。同樣地有關家庭,有關不幸的童年,這部電影寫的,是一個曲折但無論劇情發展以至人物性格都很合乎情理的故事,兩個小時沒有冷場之餘,看畢,覺得自己的人生,已很不錯了。

電影開始是這樣的:妻夫木聰飾演的田中武志是雜誌記者,他跟律師到看守所探望因為疏忽照顧兒童被捕的妹妹光子(滿島光)。我們只知道,由於光子的幾個月大女兒被他疏忽照顧至營養嚴重不良生命有危險,律師向武志表示,除非證明光子有精神問題,或者有童年經歷導致他有相關行為,光子被定罪的可能性很高。

然後劇情一轉,是武志向雜誌社爭取重新調查一年前一宗一家三口滅門懸案。我們得知的,這家人在鄰居眼中是好好家庭,不明白他們為何遭逢不幸。武志從男事主田向浩樹(小出惠介)開始調查,從他最好的舊同事得知兩人曾經在工作的地方如何玩弄一個後輩女同事的感情,這刻,我們好像開始認識,這位男事主不為人知的一面。

跟著是女事主惠子(松本若菜):從他一名舊同學說起,這位女事主在大學時是人見人愛的,而且更厲害是,他作為一個非本校生(即不是從原有中學升讀同一大學的)打入本校生高人一等的圈子。這位現時開咖啡廳的舊同學,不斷強調自己不憎恨惠子,就算當時因為惠子的出現令男友移情別戀,不過從這位前男友口中得知,這位舊同學一直仰慕惠子,所以對他非常妒忌。

這時我們只會覺得,啊,惠子是一個善於交際利用自身條件成為萬人迷的女孩子。

還有主動向武志報料的浩榭前女友:他指出浩樹為了向上爬不擇手後段利用女人上位,他當然是其中一個被利用的,因為他的爸爸認識很多大企業的人,而浩樹後來因為一間大集團千金而移情別戀。這位前女友,現時已經結婚生子可算反璞歸真,淡淡道出浩樹就是如此坦白的不介意被知道自己自私的性格,所以覺得,被他利用過的,對他恨之入骨不出為奇。

我們還是沒有明顯的頭緒誰是兇手,然後,從光子跟醫生的對話,原來他年幼時被親父性侵好一段時間,哥哥武志後來忍不住出手保護妹妹,媽媽改嫁後沒有再理他們,要不是沒有哥哥照顧早就餓死了。

所以光子很愛這個哥哥。他的確有被虐的童年經歷。

咖啡店老闆娘再主動找武志,想起有一女孩被惠子毀了一生。女孩長得可愛,出身卑微,一心希望向上爬。惠子看中這一點,利用這女孩來跟上流的人打關係——利用,美其名介紹朋友讓這女孩認識,實質是找來一個免費有質素的性玩具。沒有威迫,一切你情我願,但這女孩當然沒有飛上枝頭變鳳凰,目的達不到,人生更是不知所謂。

這個女孩,就是光子。

後來的故事不能寫下去否則看這電影會很沒趣。但電影正正不斷的揭露每個人在人生不同階段可能都會行差踏錯,傷害過別人,傷害過自己。有些人可以面對過去再活出以後的人生,有些人卻因為沒有放過自己,被過去一直拖著沉淪。愚行,就是我們曾經做錯的事情。

至於報應,不是這回事:不能把每個人都有錯過的拿出來計算,若果單一事件來看,可能只是不幸,又或者,就像任何人都可能在街上遇上有精神問題的人,突然發作,突然殺人。

武志與光子,一對曾經一起活在地獄童年的兄妹,感情要好是自然不過,只是,當各自的無助與不幸不能找到出口,剩下來的只有互相取暖安慰。

每個演員都很出色,妻夫木聰的沉靜與滿島光反常的冷靜似是相互牽引,小出惠介演這個年輕時的賤男很有說服力,松板若菜演天使面孔蛇蠍心腸的惠子也很稱職,其實浩樹與惠子是同一類人,到了人生某個階段遇上然後結婚也是很合情合理。

相信這電影會正式在香港上畫的,很好看,還想再看一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