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8, 2017

有點緊張的《思。裂》

一個擁有多重人格的人,究竟身邊的人應該如何與他相處?《思。裂(Split)》這部電影並不是探討這些,而是以一個有廿四種人格的主角,為了育成第廿四種人格,其餘廿三種人格如何相互拉扯繼而將幾名少女無辜被擄的故事。

電影從毫無解釋的開始,希望用點點滴滴慢慢向觀眾透露,男主角究竟在做什麼,擄走三名少女為什麼。而原本不是目標之一卻佔戲最重的少女,又曾經經歷什麼,以致他與男主角的互動又為何會這樣。

故事開始講述女主角Casey參加了大學同學的生日會,生日會主角姊妹的爸爸順道準備載他回家。而車未開,竟然是一名陌生人坐上了駕駛位置,坐在後排的姊妹已經被那人噴了不知名煙霧暈倒,而坐在前排的Casey,雖然意識到有危險,但已經太遲。三人醒來已經被困在一間密室,他們不知道那個將他們擄走的男人目的何在。而電影開始其實已略略帶出,Casey並不受同學歡迎,大家覺得他是怪人,而他被邀請出席生日會也是無心之失。就因為這次無心之失,他原本不是被男主角看上的卻一同被困。
因為情況如此,兩姊妹本來不願跟Casey溝通也要希望他一起想辦法離開。兩人的慌張衝動比起Casey的冷靜觀察形成強烈對比。當中穿插 Casey的成長,他年紀輕輕已經跟著爸爸打獵還被教導如何觀察獵物,所以他用上這種常識去了解身處的地方,去認識這個捕捉他們的人。

慢慢在他們眼前那個男人以不同造型出現,Casey明白事情不簡單,而那兩名姊妹因為衝動而被分別困禁。同時,這個男人也接受著醫生Dr. Fletcher治療,醫生認識這個病人的多種性格,意識這個病人的異常,希望了解發生什麼事;而Dr. Fletcher一直研究著多重人格的病人可能有著衝破身體機能潛能的情況,慢慢帶出這個研究跟男主角那個第廿四個人格是什麼。

其實劇情有頗嚴重的犯駁:一個心思細密的人為何會留下冷氣通風位在那間密室?還有,兩姊妹分別被囚,為何等到電影後段才想起找東西想辦法逃走?

其實醫生曾經透露,他曾經在學校被兩姊妹戲弄一事,讓人想到他為何有目的地要擄走兩姊妹,到後來慢慢知道Casey年幼的遭遇,再對比男主角年幼的經歷,希望慢慢將兩人的相同帶到結局。所以,最後為何Casey能夠逃出生天,不是不合理。

很不喜歡電影故意舖排續集的做法,雖然男主角沒有死去是合理的,但最後找來Bruce Willis客串,是想帶出你身邊有很多這類的人存在嗎?

電影沒有難看,全靠男主角James McAvoy出神入化的演技:配上不同的變裝,他的演技就能使觀眾分辨是那個人格的出現。到電影末段有一段戲,沒有裝扮的配合,他能夠將不同人格的掙扎演出來,非常厲害;至於扮演Casey的Anya Taylor-Joy也演得很不錯,特別是跟James的對手戲,他若果交不出水準就很難看。

有人說這電影沒有好好描述那幾個人格,我同意的,所以劇本是寫得一般,不過單看男主角的演出,是值回票價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