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 2017

與同學打麻雀的二三事

大家新年過得好嗎?我就非常不錯:跟家人聚了,年也拜了,戲也看了,然後年初三跟一班同學聚頭,寡佬的我負責處理飲食,看見小朋友們玩得很開心,大人如我們就打遊戲機。當然,最最最高興應該是年初四,跟同學們打麻雀,由朝打到晚,晚餐時間各自參與其他拜年聚會,再來個午夜場。

一起打牌的都是已經認識了廿幾三十年的同學或他們的太太,打牌都打了十幾年。近年當然不是常常有機會打牌,不過每次都很快樂。我們打得不算大,所以上落都有限數,而重點是我們都是牌品好的,哈哈哈。



以前都寫過牌品好即人品好,今次想寫的是應同學要求,將還記得的打麻雀趣事回顧一下。自從小學六年級懂得打麻雀,久不久都會叫同學來家打牌,而通常爸媽都會熱情款待。所以,同學們太喜歡我爸所煮的菜,來打牌又有好野食,當然高興。

不過,正所謂食得咸魚抵得喝,師承老爸打牌技巧的我,若果在家打牌,老爸通常都喜歡在我背後看我怎樣打。雖然他不會不停講不停講,有時也會在同學的背後指導一下,我們都寧願坐在靠窗位置,哈哈哈。但其實同學們都跟我爸很熟了,大家都不大介意,直至我們轉打台灣牌,老爸不懂,就沒有機會指導了。

又記得有時會去另一同學家打牌,大約聖誕左右,他都會請我們去燒烤加打牌的。某一年是印象非常深刻的——因為主場的同學手風不太順,愛子深切的伯母忍不住落場打一圈希望力挽狂瀾,最後都沒有起色。伯母在完場時竟然說:「大家玩下嗟。」然後那一場麻雀就衛生非常了。其實那時我記得上落都是幾十元,我跟另一贏家同學當然很不爽啦,而「玩下嗟」就成為我們同學間傳頌至今的故事。

當然還有其他的:例如有同學清一色十二章時一邊把玩手上唯一一隻麻雀一邊說:「我叫邊隻都呼之欲出啦。」然後麻雀同一時間從他手上翻出來,我們真的笑到收不了聲;又有同學在打台灣牌時將一索當花而我們打了十幾隻牌才發覺,而他後來又試過將花當一索打出來,很奇怪的。

至於夫妻情侶同檯我原則上是可免則免的,親眼目擊同學跟女友打牌打到黑口黑面當場鬧交,我也曾經經歷類似事件事後還被埋怨。當然,凡事有例外的,我這十幾年最常跟一對同學夫婦同檯打牌,因為他們真的不會有此問題,無論輸贏也不會發脾氣的——最記得有次跟他們同檯打牌,第二天他們準備用公司的免費票去迪士尼,結果打牌當天兩人輸了多於兩張迪士尼票的票價,我們還在嘻嘻哈哈拿來說笑。畢竟大家太熟了,知道大家的人品如何,才能成為長期的雀友。

為何年初四要分上下場呢?其實上半場打了接近十二圈,然後再去拜年,我真的不想再打下半場,但知道提出的同學並不容易有空打牌,還能夠暫時放下子女跟太太拿了Permit,我其實一年都不會打多過五次牌,那就配合一下吧。

是的,他們都有家室了,小朋友的功課是要顧的,所以下一次再有空聚聚打牌,睇怕都要到暑假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