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4, 2017

不明所以的交惡

跟同學們久不久都會在中環聚頭吃午飯,差不多次次都飲茶。這次聚會前兩天,有一同學找我問一些事情,然後我隨意問他有沒有興趣星期五一起吃飯,都是聖記仔的聚會。他問:「有哪些人去?」我答了,然後他一個急轉彎表示要趕Presentation,遲些再約我跟某某一起吃飯。

不是那麼遲鈍的我也能感受,他的急轉彎是因為出席名單有人他不想見到,當然,他亦不介意我猜到吧。飯局當日,我們談起此事,當大家以為他是因為同學A而不來,同學B指:「應該關我事播!」

同學B後來道出,大約十年前,無緣無故,這同學就不再跟他有任何聯絡,避免見面。最近有一次在餐廳吃飯,同學B跟同事踏入餐廳,該同學以極度仇視眼神睥著同學B,連同學B的同事都問:「果個人你識架?好似你殺左佢全家咁播?」

同學B真的不知道為何這個同學會突然跟他反臉,他嘗試聯絡他,嘗試打電話傳短訊,完全沒有回音。他在飯局中說起此事仍然覺得摸不著頭腦,叫我跟該同學見面時,嘗試了解一下。從他的說話中,我感受到他是很惋惜,因為兩人應該曾經很好朋友。

我不會說我未試過在現實中Unfriend一個人,但通常我這樣做的,大家都心裡有數,所以,有些東西是不用說得太清楚的;而我的行動,是盡量疏遠,見面可免則免。至於同學B遇到的,我當然也有遇過啦!

以前試過有好好傾好好朋友的,突然間對我不回應不瞅不睬。我當年的性格是容忍不了無端白事不明不白的,那時會覺得「做乜先?有乜野講清楚好播」而用盡我的一切辦法去得到答案。我的想法很簡單:好,若果你說出來,覺得我做了不能原諒的事,至少也讓我知道吧!當然,我越著力去得到答案的,代表我越珍惜那段友誼。

也試過相同情況發生在同事之間,千辛萬苦找到答案,知道對方原來很介意我曾經說過的話。或者我無心也不是針對誰,但他聽進耳裡就是很不爽。明白了,我叫其他同事幫我道歉,我也會檢討以後說話要注意什麼,免得過也不想無緣無故得罪人。

人成長了,現時對於這些不明不白的事,處理方法也差不多,不過就看得簡單點:我也會努力找到原因,若果有什麼誤會也會盡力澄清,若果做錯了就誠心道歉。至於盡了力之後做不做到什麼,隨緣好了,畢竟有些事,真的不由我們控制,我不是完美的,但至少我已經盡力去了解去處理了。

「隨緣」這兩個字說來容易,但要做到就要好好學習了。要看得那麼淡要明白人來人往是常態,總要點經歷。我們記得要珍惜眼前人,若果盡力珍惜了,結果未必盡如人意,但至少也問心無愧。

希望我之後能夠幫他們了解發生什麼事,至於和事佬,我是不會做的。

噢,其實還有東西沒提:同學B說,其實那個同學也對另一個人突然反臉的。在場的其他同學跟我也有著同一反應:「車佢周街得罪人呢個唔難解釋播。」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