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9, 2016

台北又食乜:很一般的日本菜

老老實實,是次台北之旅在食呢方面,並不算太出色。曾經諗過不太出色既餐廳有否需要介紹,不過呢,提一提都好,去唔去就閣下決定。

首先介紹一間位於華山文創一家叫漁串場日本餐廳,本身「串場」做串燒非常出色,而呢一家乃佢地新線,開左好短時間。上網觀乎介紹都唔錯,於是一落地就去食左個晏。



呢個價錢,中環食個Lunch當然一般,但台灣呢,算好高價。咁有乜野食呢?
打頭陣呢個沙律已經令我覺得有伏:除左海帶好新鮮油醋汁算清新之外,出現蟹柳就實在說不過。
刺身,非常台式--即係切得厚一厚果隻。墨魚切到咁厚,就算你幾新鮮都唔易咬開,其餘呢?新鮮既,但唔高質。

呢碗飯應該係類似創意料理:又有生蠔又有蠔仔飯入面又有白飯魚仔,我會話怪怪地咁囉。碗湯反而好飲既。
全個套餐最值回票價係呢個烤物:烤大蟹鉗與海螺。鮮甜,不過咁多碎殼食起上黎一d都唔方便。
呢個鳳梨奶凍清甜但雪得過硬。

仲有,收呢個價錢,侍應係唔會理你食完一道菜就隊第二道上檯,呢樣又係扣分位。Anyway,我應該唔會再光顧。

另一間,叫丼賞和食,近松江南京站。又係見朋友食過話大件夾抵食,於是最後一個午餐,去左。
利用門口售票機落單,侍應安排座位,果朝我與我之前食客都遇上部機連不上server情況。
點呢個招牌海鮮丼,NT$300,陣容好鼎盛係咪?四隻蝦幾片生魚片又有三文魚籽咁。
大份就大份喇,呢個價錢呢個陣容應該無得投訴,問題係,我食完之後,舌頭感受到化學物不適反應,即係,生魚片應該有另外製過我先會有呢個反應,本人唔多喜歡咁囉。

咁今次都有食好野既,下篇介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