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4, 2016

請回答1988:青春的回憶

1988年,我唸中二升中三,而德善與朋友是十八歲,就是那班唸預科的師兄們的年紀。那時我已經搬離黃竹坑村,跟左鄰右里不算太熟悉,但都有一班很要好很要好的同學,有些還是小學認識至今。

看著請回答1988,他們的快樂時光,還有上學時的種種,跟同學的回憶,都找到很多共鳴。最近媽媽都有在追看,還覺得東龍跟我一個小學同學長得很像。是的,真的很像,連行為也像。


他們喜歡聚在阿澤的房間聚頭,看電影,閒聊,聽歌,跳舞,甚至睡過夜不回家。原因很簡單:阿澤的房間有電視有錄影機有錄音機,更有源源不絕的小食,而且地方夠大。由於家長們都相熟,那時又很放心子女到處走,何況是到附近的家?我想起以前,小學開始就跟幾個要好同學到最就近家最大的家聚會,打麻雀啦,租唱片回去錄啦,做勞作Project啦,開大餐啦,很開心很無憂,所以他們這些快樂時光,我懂,我非常懂。

那麼愛聽歌的我,同學們也會喜歡到我家,為何呢?因為我錄了很多歌,也買了很多錄音帶,他們愛到我家就是high speed dubbing——我那個年代的朋友一定明白是什麼,知道我那時有幾個歌手的新卡式帶一定會買,然後就請我錄給他們。所以,那時除了考得好有Walkman之外,就是要求有一部質素好聽到收音機而且可以快dub的卡式組合。

收音機收音機,我們也愛聽電台節目。同學間沒有寫信去點唱的習慣,但就有打電話參加遊戲,我也贏過什麼東東的,忘記了。我們那時迷的肯定是軟硬,所以有師兄到外國唸書,我就負責錄軟硬的節目寄給他。

那時候連Call機都未有吧!所以,大家都用家中的電話聯絡,劇集沒有多描述的,可能就是我們那時都愛講電話,特別是會考前的唸書時間,夜了,無無聊聊,又有同學未睡,來一通電話,講這講那就浪費好幾小時。

上學的日子是開心的:就像他們,一起踢足球,偶爾會遇上壞師兄(不過我那時還算好運,壞師兄們都沒有欺負過我);上課除了唸書也有很多無聊事會做,記得劇集中善宇學習大紅廣告踩上椅子跌下受傷嗎?我們那時對於電視電影歌曲的熱潮絕不會錯過,連老師也是——當年張學友的真情流露大碟封面那條Marlboro Classic牛仔工人褲,有老師就在那一期穿著回校,我們那年就集體唱一首「這一刻,你若然,覺得孤單」回敬他,啊!青春的日子啊!

還有還有,他們未夠十八走去看三級片那段戲也勾起我的回憶——我們不是未夠歲數搏大霧,而是一班同學夠十八歲十幾廿人一起去看三級片,那部應該是情不自禁二,當時還在進戲院前後拍了很多照片,很有紀念價值的。

至於談心事,男生們一樣有,我們也正如他們一樣,會跟要好的聊聊,有時可能是雞毛蒜皮的事,不過就是這樣吧,那些年,除了煩惱著雞毛蒜皮的事,就是唸書了。所以,德善到了考試前開始擔心然後努力,還有不知自己希望唸什麼做什麼,我們也有經歷過。

哥哥正峰考了七次才進大學好像很誇張,我們那時也有同學考過幾次會考,又或者因為不滿意成績重考A-Level,不是個個最後也成功,但為何這樣,因為覺得進大學是必要的事。

至於戀愛事,我們男校的也一樣會聊那些某某是不是喜歡某某——因為有聯校活動,而聯校活動期間及過後,就有類似的話題與傳聞與緋聞,好不正常,身邊總有人在找蛛絲馬跡猜來猜去的。劇中的愛情事,另文再談。

還有一段想談的是:曼玉突然被爸爸送到外國唸書跟死黨們沒有聯絡,回來後幾個姊妹淘聚在一起哭出來。我們那時嘛,很多移民的,很多到外國唸書的,傷心到不得了,有些後來還能夠保持聯絡,有些真的失去聯絡了,畢竟,只靠書信的年代就是這樣。

我想你們應該明白為何我看這劇集多麼著迷與喜愛吧!噢,他們播了很多韓國舊歌,有兩首我很喜歡,在這裡送上。

德善聽著跳甩膊舞,記得嗎?
片頭歌,還有劇集中他們收看大學歌謠祭也有的。我已經在iTune買了並製成ringtone哈哈,有需要Ringtone的朋友,電郵找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