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1, 2016

一年後的Palco Ristorante

世事往往非常有趣:當我曾經寫過絕不推介此餐廳,而今次亦跟同一朋友吃飯,這次是他提議的。我明明記得上次他也表示這間餐廳不可以,但他告訴我,最近吃過都不錯。好,我告訴他不介意的,反正還能存在,一定有其原因。

既然都是吃午餐,人物一樣,都是三個Courses的,只是價錢由178變成188(合理的,不加價怎交租),那今次之後我的結論又如何呢?


開飯之前,我告知朋友我曾經寫過這餐廳,而你在google search的話,頭幾篇就會見到我的文章。好,今次的餐牌如下:
朋友問其中一名侍應(其實根據其衣著,我懷疑他應該是經理級不過不是最高級那位)有什麼推介,這位先生於我們整餐飯佔戲甚重:他一直有點不精神或者夢遊的情況,然後不以為然地回應:蜆囉,個魚都得架。他獨特的推介態度非常有趣,朋友於是問他:那麼主菜你應為吃扒好還是石斑(兩樣都要加錢),他停頓幾秒,然後表示石斑較好。而我,再次選Pasta。

第一道菜我選了湯,意大利蕃茄香草醬濃湯。朋友話我揀咁穩陣既?我話,上次個花甲麻麻,今次試另一樣:
記得我上次寫過其車厘茄很鮮甜嗎?所以這個濃湯,好喝的。濃湯是上檯後才倒進有脆麵包粒,鮮茄粒及香草的湯料,不過,好似無人問我要唔要黑椒。

為何這樣寫?今次午餐餐廳的服務態度,實在有趣到不能。我與朋友還在吃第一道菜,一名女侍應已經隊上主菜。我們坐的是二人桌,基本上第一道菜未吃完你隊主菜上來是極麻煩的事,但她沒有理會,照上。我有觀察過,對於其他食客也是相同處理的,我真的不明白,餐廳又未坐滿,況且,呢個價錢灣仔既西餐,是咪點都要俾番少少合理既招呼呢?

主菜,意大利烏魚子乾蔥甜酒忌廉汁意粉配油浸法國雞脾。不如睇下相:
其實點解油浸法國雞脾變成炸春雞脾呢?貨不對辦,但雞脾幾好食。意粉Creamy,但味道偏淡,所以我要求要鹽,這次奉上的是岧鹽。
整體意粉比上次進步多好多,調味有改進空間。

然後,主菜吃罷,朋友還在慢慢吃麵包,那位夢遊男問都無問就收拾碗碟,包括朋友的牛油刀!朋友話:我未食完架播。他才醒一醒:哦,唔好意思,我囉番俾你。

而最後,係無囉到,要我再叫經理囉過黎。由於一而再再而三的有趣服務態度出現,我忍不住將我一年前寫的東西給朋友分享,而同時間,朋友正在嚐他們的海鹽牛油:「真係甜架播咁得意既」,係囉,特色黎既。

甜品比上次出色多了,是雪芭雜莓配奶凍,賣相亦漂亮。
以為故事完結?未囉!當我們決定每人加二十飲埋咖啡,朋友點了杯decaf,他呷了呷表示:嘩未飲過decaf苦成咁!然後叫我拍下照片,記著寫:「苦到佢只可以飲咁多就放棄」噢。

埋單,準備離開之際,那位夢遊男主動幫我們按升降機,然後行開。我與朋友真的覺得他非常有趣,好像路人甲,按完,走開,沒有說什麼多謝光顧之類之類。究竟這是哪門派的服務方法呢?

我最後的結論是,有得揀,我未必揀呢間,雖然今次是朋友請客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