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9, 2016

曾經小學雞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直率的人,直率當然不代表直腸直肚不懂修飾說話,否則我在工作發展上應該很大鑊。我不是世界仔,所以不會什麼事都跟大隊,或者會俾面怎樣怎樣。當然,性格不會一成不變,只是自己知道,有些基本堅持是不會變的。

誰沒年輕過誰沒幼稚過?有時,因為一些無聊的所謂正義感,我也有過無聊小學雞的行為,不過又難得身邊總有些朋友存在,最近發生兩件事情,讓我想起其實我這個人,在朋友心目中,位置應該都幾特別。


話說早前母校舊生會有選舉,我都不知道是選什麼誰選的,反正從來跟舊生會沒甚聯絡(太久遠的事情了)。後來,收到一位同學的電話,表示由於這次是誰跟誰參選,其中一位是我們同屆的。他擔心這個人會勝出,另一方的師兄們希望我出手,可以在網上寫些東西云云。

收到電話時,正值忙到不能的時間,我只表示了解後回覆。後來真的沒有時間回電,但再去了解是選什麼,發生什麼事,那位參選的又如何等等。我對該同學有點了解,我又明白為何有人不想他當選,不過我不想歸邊幫忙,沒意思。我只從自己的看法提出質疑,包括利益衝突等等,目的,只是希望讓其他師兄弟可以有多一些觀點與角度去看這件事。

後來他沒有當選,期間亦有爆出很多枝節,不大關我事就算了。然後,有另一位師兄事後跟我說:「其實都有人想我搭路搵你幫手,但我同佢地講,Alex唔會架,佢知自己做乜,佢自然會做。」這師兄太了解我的性格了,就是我所提及的那些潛藏心底的正義感。

再跟最初找我的同學聊起這事,他表示因為你寫的東西有影響力(!!!),師兄們又不懂如何利用網絡力量,所以才很想找我。我從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影響力,不過都是那個理念:不關我事的我不大興趣去費心思,除非,我自己想去做。

這讓我想起還是唸書年代,同學們都了解我這性格,所以,若果我知道有些我覺得不公義的事情,我會出來做架兩。經典例子應該是那時大家剛從大學畢業,有同學據聞為了溝女,邀請很多同學出席一個在中環酒吧辦的生日派對。有趣的地方是:他三月生日但派對六月舉行,而派對位位收費HK$800。當然,是有同學聊起覺得要出席有點搵笨,於是我便自動請纓說:「果日等我攪個打牌飯局,你地咪可以唔去囉。」

結果,真的有好幾個同學選擇來我家而不去那邊,當然,事情也傳到該同學那邊,他自然會覺得我厚多士啦。事過境遷十幾年後,我跟這同學雖算不上好朋友,但反而坐下會有計傾。

最近收到通知,有個畢業飯局。個人的確興趣不大,除了因為對於攪手們沒大興趣之外,這些用上好幾舊水的聚會,據之前得知的經驗,聚舊意圖是有的,但更甚是大家交換卡片攪關係。我就是那種不大合群不大愛攪關係的人,我好幾年前都寫過了,這樣的年紀,我珍惜我想見的朋友,但這些飯局,真的不想去。

收到群組邀請,回覆不去,然後離開群組。事後當然有在圍內同學的群組聊起這事,當中有人去,有人選擇不去。近來得知那個飯局的反應如何,然後有相熟同學笑說:「陣間又有人話你攪對抗叫人唔去。」

別人怎樣想我控制不了,反正問心無愧,而且咁大個人,還會那麼小學雞做這樣的事情嗎?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做有興趣去關心的。不過,有人這樣想又不奇怪,因為我有前科嘛,哈哈。

希望想去的同學們玩得開心點,我這些麻煩友,不值得理會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