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9, 2016

跟低潮交手

無論人生如何,總會經過低潮。低潮無法量化,當然,有些事情的確是很大鑊,未必短時間內解決,那麼因而產生的低潮可能會長久一點,不過,有時一件未必不能解決的事,因為想不通,因為顧慮太多,很多或者其實未必關事的原因,令一件其實可以想通的事所引致的低潮,無故變成很大鑊。

我無法經歷別人的低潮,亦不會輕易批評別人面對的只是小事一樁,我想我可以做的,就是分享在過往如何與低潮交手,面對低潮,接受低潮,放下低潮。


記得曾經試過失業好幾個月,那時,應該是廿七歲吧!因為還是跟家人住,沒有什麼經濟負擔,還好。開初第一個月,經朋友介紹做了一個月臨時工,收入還不錯;同時間,也在探究能不能繼續從事那時的工作,因為其實自己還有些夢的。到後來,知道沒有機會,而臨時工快完,開始徬徨。

雖然是天主教徒,因為曾經陪朋友看過一次紫微斗數,記得好幾個月前該師傅曾表示這個月份工作會有變動,嚴重者會失業。說得那麼準,當時第一件事就跑去找他。那時師傅表示,你最多失業幾個月,下年三、四月間就會再有工作,而這段時間你的收入不會有問題。聽了,你會問,安心點嗎?或者,只是心理作用,雖然他所說的之後通通應驗。

其餘幾個月,我做Freelance寫手,收入的確跟平時沒兩樣。不過,幾時有錢收,不是我控制的。由於剛巧遇上這狀況,那時畢業十周年的聚會,我沒有出席,怕被人問;把自己關在房間寫東西,想到腦閉塞,媽媽會趕我出街跟朋友見面,因為她怕我這樣下去會出事。這段失業的日子,客觀上其實沒有大問題:有收入有地方住,不過我告訴你,情緒上,是低落的。

在空閒的時間,我除了找工作想前途決定日後要走的方向之外,還是有很多時間。我知道我不能給自己太過空閒,於是,那時我就為自己的唱片收藏做Indexing:將唱片名稱記下,將每張唱片的歌曲名稱記下。就是那幾個月,我給了自己這個任務,我維持這兩個excel files至今,繼續有更新。當然,也會找朋友聚聚,都是最要好的兩三個,不是因為經濟問題,而那時無固定收入就在花費上小心一點,正如之前所說,這幾個月,是因為不斷提醒自己「你依家無野做架」,情緒有時受困,是有點自我加深的。

過了這一關,工作上轉了跑道,開始時尚算不錯,不過一兩年後,發現自己不時被老細指責,被他越指責,信心越來越沒有。雖然我都幾固執,有嘗試努力去改善與及找出問題所在,但好像沒有很大的進展。那時,人開始迷失,開始時常問自己:這一行,是否不適合我?

當自我質疑,自然有很多負面思想出現:有時會想到可能會慢慢因為沒有客戶找我,最後被公司要求辭職;每次要交報告給老細都提心吊膽,回家也在想著工作,想著前途。悶悶不樂是開始,然後想是不是應該轉行,想不通。我再一次找那個紫微斗數師傅,這是我最後一次找他,因為他跟我說了一些,我認為是教我如何做人的道理:他表示我的人生不會有大起大落,工作也是;他還說,不是人人都受得起大起大落,有時平平淡淡過,是一種福份。似乎好似俾錢做心理輔導多過指點迷津,但的確師傅這一段說話,我時常記在心。

這段工作的撞牆期,我找過同公司的前輩談過,也有跟朋友分享過。有時跟朋友聊的,他們只是聽,他們給你的意見其實你也知道的,不過說了,人是會釋懷的。

最後想提及的低潮是:失戀。

經歷過兩次無論自己或者身邊最好朋友都覺得好慘痛的失戀,細節不用提及,反而想講當時如何接受現實,與悲傷共存,再獲救。

情緒是很不穩定的,就算一直堅持不可以影響工作,但不知道的同事也一眼看出我有事。裝作沒事,第一次還是跟家人住,不能想哭就哭,於是借故出外表示約了朋友,然後一個人坐電車聽著歌不斷哭,有段時期還有點自虐,將最最傷感的最觸景傷情的都錄在一隻MD然後不斷的聽,無論坐在什麼交通工具,總會無緣無故地流淚。我還會找朋友傾訴,不過傾訴一次又一次,將故事重覆又重覆,在最信賴的朋友面前哭過一次又一次,連自己都討厭自己,覺得自己很煩,不能振作。

以前以為演戲才會這樣,到自己真正經歷才知道原來傷心難過是可以完全沒有胃口--我那麼愛吃都沒胃口。不知為何,就是不想吃。試過有一次是整整一星期每天只是回家吃飯才裝沒事吃一點,其餘時間,真的放多點東西進口都會想嘔。

試過想盡快投入另一段感情,但犯過這個錯誤知道是累人累物的。於是,悲傷低潮有盡時,我慢慢接受這個狀態,告訴自己要對自己好一點,因為我不是不值得人愛啊!然後,開始為生活定下一些新的規律,想吃的想買的就去做,想看的電影演唱會也不會錯過。這段期間,可能仍然很不快樂,可能有時迫自己快樂,但至少我知道,我慢慢走出來。還有,我用這段時間重新接識自己:我是怎樣的人,我跟人相處有沒有什麼問題,我希望找到怎樣的人。這些問題,慢慢地去想,慢慢地悟出一些東西。

正如我開首說的:我不懂你的低潮,你或者覺得我這些低潮算什麼。但,我是很真誠的將人生那段痛苦的日子跟你們分享,目的只有一個:希望你們可以找到一些或者你們忽略了的思考角度。低潮可以選擇短暫逃避,逃避過後就要認識這個低潮:你不知道低潮何來要去跟他交手是有難度的。不要怕成為一個煩人,不要顧及面子形象,找人傾訴一個唔得再搵另一個,當同一個煩惱講上好多好多次,你都會開始麻木,然後想趕佢走。

低潮成為要害可能只是一剎那的,真的很痛苦很難過很無助,開電視,上網,落街食野,或者是但打俾一個好耐無搵既朋友,總之,找點事來做,讓人不要閒著,慢慢低氣壓就會稍稍轉弱,你的能量會再次回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