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2, 2016

回憶裡尚有冬季

當大家還在說為何冬天可以廿二度,天氣真的不似預期話凍就凍,而且還要看著天文台的預測不斷調低,大家似乎突然找回了冬天的感覺,有些女士就急不及待的穿很多冬衣,這又很難怪,可能真的不知放在衣櫃有多久沒拿出來,難得還完好無缺,一定要盡情穿。

當很多人未凍先興奮(依家係好 凍)而且想著不知下星期一如何上班之際,想想做了四十幾年人,在香港,好凍的日子,是有經歷過的。


還住在黃竹坑邨的日子,肯定有凍到咩仲要起身番學的經歷:那些年,要乘校車到西環上學,所以,六點起身是指定動作。雖然我就無乜唔願起身番學,不過肯肯定記得,凍到鼻與耳都無感覺,記得曾經被阿媽安排穿羊毛內衣--一種我非常討厭的東西,因為,拮肉架!我就寧願長袖底衫再著兩件冷衫加戴手套。

手套,我的童年回憶裡,最最最暖肯定是免毛手套。唔記得邊個買,但灰白色,勁暖,而且舒服。

由於我都幾硬頸,我應該無就範著過衛生褲--乜野係衛生褲?就係長棉內褲,又好似俗稱窺佬褲。因為我實在不能接受校褲褲腳凸出白色長棉內褲這回事,核突又老土。

勁凍的日子,尚記得棉襖嘛?我想我好似有過一件,而以前學校規定,氣溫未跌到十度,係不能穿棉襖的。我那個年代,沒有什麼羽絨之類的東西,所以都是靠毛衣頸巾之類的東西,而媽媽當年是有織毛衣頸巾給我們幾兄弟的,真的想起都覺得暖。

天寒地凍的日子,在學校小食品至愛的食物有一個Package的:福字米加好多好多咖喱魚蛋辣汁,與及暖笠笠麥精維他奶。這個Package,隊過之後又辣又暖胃,當年愛到不得之了。

我想很多小朋友都經歷過懶搽潤唇膏而得到不是咀唇爆擦,還有因為成日用口水濕咀邊而得到咀邊多了一個紅圈的下場。不明白我說什麼?問問你阿媽就會明。

有沒有試過極寒天氣去宿營露營?後者沒試過,前者就有好正的經驗,最深刻一次應該是大學去了塘福,是跟天主教同學會的朋友一起的,那晚,忘記了是什麼事了,心情是不好的,一個人深宵坐在露台寫日記,氣溫應該只有七、八度,感覺的確幾悲涼。

還有的應該是在家打邊爐!家人真的跟我一樣是火鍋粉絲,所以天氣凍有這個安排亦非常正常。以前以前以前,爸媽真的會準備很多東西的:牛柏葉,蝦,魚,好多好多牛肉,豬肉,好多好多丸,西洋菜之類。在家都沒有什麼特別的花臣,未有史雲生都是媽媽煲個湯咁,通常都有腐竹糖水跟尾,成件事先叫圓滿。

寒冬都有浪漫與傷心事的,不在此提了。

而天氣那麼冷的日子,我時時記在心的,是老人家有沒有穿得夠穿得暖。姪女們也很乖--不是擔心我這個獨居老人,而是她們會想起長者們,會主動打電話提醒他們多穿衣多注意身體。你有沒有關心長者們呢?

這個周末,大家保重好了,不要以為星期一不上班是大條道理的一回事,你又想病,佢又想病,你估公司會唔會放過你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