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0, 2015

做隻快樂的豬

昨晚,跟一班大學同學聚會,目的是要歡送一位舉家搬回澳洲的同學。跟這班同學應該好幾年沒見,而主角,其實是一位中學甚至小學已經認識的同學。

跟他算不算很熟呢?不算,不過的確近幾年都不清楚他的近況與去向,所以這晚也想了解一下他為何會離港。原來主要原因是覺得父母都老了,不想離他們太遠,然後跟太太也商量好了,所以就決定回去。


再聽他說近況,才知道這幾年大家都真的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原來他差不多當了全職爸爸,靠炒股票維生。當然,他也暗示過,其實父母那邊差不多可以令他不用憂柴憂米,所以,這次回去,他繼續炒股,兒子有父母照顧,而太太可以唸書。

各有前因莫羨人,我很明白的。

然後,有一位同學表示近來跟丈夫聊起移民一事,除了因為覺得子女在港讀書越來越辛苦,對於去年的佔中,也對他們有影響,特別是當催淚彈射出那一剎。

當其他同學表示身邊的有贊成有反對的,這晚的主角開始發言。首先,他表示,從大陸的朋友得知,若果不是香港政府用催淚彈,解放軍真的已經出動了。他指出,由於那時發現,有示威人士準備包圍警察總部,那邊有很多機密文件,這是不能觸及的,所以解放軍有被指示要出動。

這同學還表示,大家都明白,解放軍一出動,香港就沒有了。我提出疑問:「當時圍的是政總,哪有圍警察總部?」他指,從直升機是看到有這樣的異動的。

說到這裡,無謂拗,沒意思的。我是這樣想。

他然後表示很不喜歡戴姓等佔中發起人,因為他們心懷不軌。我跟同學都提出,若果他們真的有如此的號召力,事情就不是這樣發展。大家都因為學生走入政總才會跑出來的。

這同學用一副知道很多事情的口吻說:「你們真的太單純了。」

算了算了,無得拗的。

然後有其他同學跟我都指出,大家對於香港前景越來越沒信心。我提到的是,當大家看見無論警察或律政司等等都有不公平的現像,這才是香港人擔心與灰心的地方。

主角又發表偉論:「其實大家都係香港人,有D怨氣過左就向前看啦!有時我都好唔同意警察或者律政司某D處理手法架,但你諗下,相比澳洲,警察晨早出左步兵,用水炮兜口兜面射,駛同你班人客氣?其實相比之下,香港警察唔過份丫。」

我真的越聽越想走,不過念在大家廿幾三十年同學,沒有發火。

「香港人應該大家一齊正面D搵出路,一直記住唔開心既野無意思架!」

有另一同學跟我都表示,現在從傳媒得知的已經越來越偏頗,知道的事,作為一個香港人,是很難不氣忿的,因為這個政府在不斷挑戰香港人的底線。

「所以的覺得,知得越少咪越好囉!做好自己果部份就夠架喇!大家香港人,又係中國人,點會有事丫!」

我淡然的說出一句:「我反而覺得,身為這個時代的香港人,若果連身邊發生什麼事都不去理解,是很愚蠢很危險的。」

差不多都夜了,大家要走了,沒有繼續談下去。

我眼見的,是一位樂於當一隻港豬的人,不過我再想深一層:不!他已經拿了澳洲居留權,他無論真心也好假意也好,說這些事不關己的事,要幾涼薄要幾抽離,是絕對可以的。

送他離去,他還表示若果我到澳洲出差記得先通知他。我想起今午我也跟另一位移居紐約的朋友飯聚,他也叫我到紐約開會一定要告訴他。然後又記得一件事:活到這年紀,跟什麼人做朋友,是絕對有得揀,無謂勉強自己做門面功夫。

知道今晚電視有個節目有位一直沒有什麼內涵的藝人說了很多大言不慚的東西,然後大家瘋傳。我連看這個節目的衝動也沒有,廢人講廢話,聽來幹嗎?還要瘋傳?不過我想,若果還有人因為覺得他說話可笑的話,這也算是未變豬的人還有不少。

希望這同學在澳洲生活愉快,真的如他所說,當地不太有種族歧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