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4, 2015

胡德夫芬芳的山谷民謠音樂會

早前有朋友告知光華新聞文化中心每年都會舉辦的台灣月,今年其中一個項目是胡德夫老師跟鍾氏兄弟有個音樂會,還是免費的!我知道時票已經派完,幸好,Blog Facebook的朋友們對我很好,在音樂會前一星期還有票派,他們通知我去登記,於是,今晚就沒有錯過一個無論在音樂與及情懷上都充滿感動與震憾的音樂會。

我知道胡德夫老師是原住民很有名的歌手,但不熟悉。這晚,被這位慈祥的長者,將一首又一首充滿故事充滿人生閱歷的歌唱出。除了他之外,驚喜,還是很多很多。




未講音樂會之前有些關於座位安排想說說的:我拿到兩張換票證,找來一位同樣很愛台灣的朋友來聽。大會派了兩張票給我,是K22及23。入場才發現,22跟23是隔著一道樓梯的!沒法子了,就跟朋友分開坐,不過我們都很享受今晚的音樂會。

音樂會開首,胡德夫老師坐在鋼琴旁,跟兩位樂手合作唱了橄欖樹,回家聽著從會場買到的《芬芳的山谷》大碟,才知道這是他對已過身的作曲者李泰祥先生的懷念,在影像的配合下,他自由奔放的唱法帶給觀眾非常不一樣的橄欖樹

他在唱每一首歌之前都會講述有關歌曲的故事,例如芬芳的山谷,是他當年為亡母而寫的歌,有關對母親與及對家鄉的懷念;牛背上的小孩是他寫的第一首民歌,是他對童年時在阿美族生活的寫照;太平洋的風是他出生的地方就是面對著太平洋的海風,在海風吹著成長;美麗的稻穗是卑南族稻穗豐收的唱詠。這幾首歌,我大部份時間都閉上眼睛,跟著他的歌聲遊走遼闊的草原與海岸邊,感受自由自在的世界。這一節胡老師以一首Both Sides Now作結,正好帶出演出嘉賓鍾氏兄弟。

這是我第一次聽鍾氏兄弟唱Live,他們找來好幾位樂手合作:有全港一級的Bass手,有學友御用的結他手與鼓手,還有方大同御用的鍵琴手,加上鍾一匡出色的口琴,與及原來現場聽是那麼技驚四座與迷人的一諾的歌聲,他們跟樂手先唱了Georgia on my mind去介紹Chapel Music,再用Route 66去介紹Blues,這兩首歌已經讓在場的我們,彷彿由台東帶到美國去,樂手們都有Solo的部份,這是一次很尊重樂手與完整的合作。

這兩曲之後他們表示要向胡德夫老師所寫的大武山的藍調致敬,寫了一首獅子山藍調首次演唱,是關於香港現時的境況。歌詞是教香港人無奈的,再接上將藍調嘲諷的力量用麻醉式快樂唱出,我們已經被他們從美國帶回香港,這個血淋淋好像越變越壞的香港。

最震憾莫過於他們原來請了大AL張孝武一起唱時代的顛覆者!這歌,去年未發生佔領事件已經教人無奈,一年多之後再聽,作為香港人,真的感慨得想哭出來。

最後他們唱出未來的未來作結,希望,香港也好,世界也好,不要變到時代的顛覆者那個結尾。希望,我們衷心希望。

胡德夫老師再次出場,首先帶來一首阿美族古謠看海,然後他開始道出很多年前原住民在台灣是沒有地位的,那時候很多少女被賣去當雛妓,他沒有什麼可以做到就創作了這首大武山美麗的媽媽,多麼讓人感到悲忿!然後是最最遙遠的路,就是遊子想家的歌。
他之後介紹其中一位樂手演唱,我才知道,噢!原來是吳昊恩!他首先以幽默的手法介紹第一首要唱的想念的歌,表示每次唱這歌想到家都是開心的,不過今次唱就不太開心,因為剛收到消息媽媽在急症室。在場觀眾叫他加油,他依然很有水準的唱;接著唱的蜥蜴是他那年喪父沒有錢,看著牆上的蜥蜴創作這歌參加比賽然後奪冠獲得五十萬台幣的故事;最後他帶動全場觀眾跟他一起唱出花蓮古謠大巴塱,我們都唱得投入很是喜歡。
胡老師最後唱了三首歌:分別是有關時間留不住的匆匆還把Jim Croce的Time in a bottle一起唱;還有把星雲法師寫下的創作成一曲流星演繹,最後,亦應該最感動的,他把一曲美麗島送給香港。
我跟很多在場的朋友一樣,完場時站著鼓掌,向這幾位出色的音樂人致敬。回家,一邊聽著胡德夫老師的唱片,還有之前在台北剛好買了吳昊恩的唱片,寫著這篇,很慶幸有機會欣賞這次演出,還有的是,對台灣的嚮往與懷念,又加深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