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9, 2015

香港人看《太陽的孩子》

兩個月前,有朋友給我看這部電影的Trailer,我看得很感動,不過覺得這類電影香港上映的機會很微。十月中到台北出差,一直都希望找個機會看,終於多得當地朋友預先幫我買票,我終於在台灣第一次看電影,看的,就是這部《太陽的孩子》。

原來台灣電影院也有專門播放小眾電影的戲院,所以,我去看時電影上映了一個月,我坐在一家只有三十四個座位的小戲院,全院滿座。還有,原來台灣電影院的1號座位,是最正中對著螢幕而不是旁邊的。我寫這篇之前,剛好找到公視藝文大道訪問兩名導演與女主角,讓我知道更多,更明白這電影感動之處。



來自花東的女主角Panay,喪夫,為了生活為了兩個子女與爸爸,跑到台北當記者。女兒與兒子在花東過著簡單的生活,但同時越來越多遊客進來,女兒會在假期到觀光點,穿著民族服裝,跳跳舞,賺些小費,跟其他朋友一同分享,快樂就這樣子了。

當四周的土地不斷被財團收購希望改建成旅遊區,Panay一家的土地也有人打主意,表示可以興建酒店讓Panay回來當經理。剛好遇上工作越來越不如意,而發現爸爸患了病,Panay決定辭職回花東,希望用自己的力量重新修建水圳,讓部落的人可以再次種米。

她這樣的想法當然有人不贊成,畢竟是阻人發達嘛!村長覺得她只是希望討好處,然後更有人中傷她以這件事來謀私利,連女兒也被針對!但她沒有放棄,最後跑去申請復育梯田計劃。

Panay向評選委員的演講是讓我很深刻的:她改了個漢人的名字林秀玲,表示以前很努力去練好國語咬字,每次在演講比賽讓人發現這個原住民小朋友為何唸國語唸得那麼好,因而獲得「部落之光」的稱號,但她很慚愧,現在要勇於承認自己來自阿美族,有一個很美麗的名字叫Panay,即解作稻田,她希望復耕可以讓部落的家得以保存,也希望為下一代留住這個家。

她爭取了資金,也花了不少唇舌希望部落的人支持她,最後慢慢有收成了,卻發現有些土地無故被指已屬於大財團的!她發現連鄉公所那裡的文件都可以突然不見了,那些老人家的土地都不保了!後來那些推土機更闖入稻田要動工了!

那時候,所以部落的人,坐在地上,手扣著手,阻止推土機繼續前進。而年幼的則被帶走,因為要保護他們。當警察要來清場,成年人也好老年人也好,聲淚俱下的掙扎著,其中有位老婆婆向一個要拉她走的年輕警察問:「孩子,你來自哪一個部落的?」年輕人登時沒法面對自己正在做的事,越縮越後,走在一旁哭起來。

這時候,電影院的觀眾也不斷傳出哭聲。

當推土機繼續向前行,Panay的女兒跑出來擋著推土機阻止前進,直斥這些大人說謊!結果這段片段被放上網,事件被人關注了,財團的行動被停止了,政府介入了,連他們賣的稻米也全被買了。這對Panay是有點諷刺的,當她還在投訴電視台連她女兒的臉也沒有下馬賽克,但這種獵奇式的報導卻為他們這件事找到一線曙光。

電影當然還有其他很感人很值得反思的細節,例如Panay的爸爸祈求神讓他看見土地復耕才讓他死去,又有他帶著孫子跑到聖山,告訴他這是族人祖靈所在的地方,教他不用怕要勇敢;還有Panay要女兒大聲說出名字不要怕輸去參加賽跑選拔的那一幕,通通我都記得。

作為香港人,看畢電影那一刻,我不斷在想,我們在守護的核心價值,我們不斷被入侵的文化語言甚至生活,我們也不是同樣面對著這樣的困境嗎?有人會為了錢而放棄這些堅持,也有人死不放棄,被稱為傻子。電影裡的大財團名叫太陽建築,但太陽建築卻在破壞太陽的孩子的家,這不是很諷刺嗎?

演員們很多都是素人,女主角阿洛卡力婷巴奇辣本身是歌手,完全沒有演戲經驗,但她這部戲演得沉穩到位,是非常出色的!當然演爸爸的,女兒的,兒子的,都是驚艷得讓人看得投入。

還有,這電影的歌曲都很動聽,聽著就想到電影拍著的稻浪接海浪的美景了。我特別喜歡這主題曲,以阿美族語唱出的版本:

最後送上這電影文案的幾句話:
但願太陽底下每一個孩子,都能夠以自己為傲;
但願太陽底下每一個孩子,都能用自己的語言、大聲唱自己的歌;
但願太陽底下每一個孩子,都能夠堂堂正正站在自己的土地上,不需被任何人驅趕。

有多久沒回家了?會不會有一天想回家的時候才發現,一切都變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