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5, 2015

西門町豆漿與獨家村

剛剛在台北過了一星期。這次是出差再加留幾天休息,上半場工作關係住在中山區的酒店,下半場我的私人時間自然回到平靚正的落腳台北西門町。

今天回來,早上仍在台北時,很自然的走到漢中街與漢口街交界的
西門町豆漿買早餐吃。食物依然是即叫即製的蛋餅而且平靚正,還有阿姨很強調的無基因改造只需廿元台幣一大杯的豆漿。這店由一九七八年開業至今,我六月第一次光顧(的確有點遲)到今次發現,右邊的永和舊店之外,左邊又開了一家永和新店。不過跟六月來的時候有點不一樣,上次很多遊客在永和買,今次,反而是阿姨這邊多點人排隊。

阿姨大多數時間都是一個人一腳踢處理:她會問你要什麼,然後豆漿奶茶米漿自己拿,她告訴你幾錢,你自己放下兼找續。我記得六月光顧時,排隊期間目擊一件事:有一位大陸遊客,在龍頭望望賣的是什麼,然後問豆漿幾錢一杯。阿姨答:「廿元」,他很自然地問:台幣還是人民幣?

著實我覺得他又沒有錯的,或者出外常被當水魚吧!不過可能阿姨不太喜歡陸客,她連珠發炮地說:「這裡是台灣不是大陸,我們用台幣不用人民幣。」我當時向阿姨笑笑,她還要補多句:「自己來了台灣都不知道。」

今早,我又遇上另一個有趣場面。前面排隊的是一個家庭的香港人,他們點食物時可能那個男的國語不靈光,然後又改了又改,已經聽出阿姨不耐煩了。他們有點千辛萬苦點了一樣,然後才點其他人的,這時阿姨開火了:「你們為何不一次說?我這類不會那麼高級逐個服務,你可以到隔壁那家啊!」然後他們當中國語好一點的女生出來一次過點,阿姨邊替他們弄還是有點不滿,還說:「這次幾份就兩分鐘完成,之前那一份說得不清不楚。我一個人在這裡已經忙得很了。」難得的是,香港人都沒有什麼不滿,還笑笑口的。

期間,有個排在我後面的女生,知道飲料要自己拿。她拿出一杯奶茶時不小心跌落地打翻了,阿姨最後只收了她們原本的兩杯錢,還說:「你們不是故意的,不用收錢。」

拿走我的,會心微笑地吃著,然後走去點一杯大的蜂蜜檸檬(就在附近啊)。昨晚十一點幾這店還開著,還有一班人排隊等買,今早十時他們又開舖了。我買的時候,有應該來自南部的來問老闆白玉苦瓜要幾錢一個,老闆說了,還表示現時產量少了。之後兩人還在討論如何種白苦瓜,絕不怕什麼教會別人威脅自己的。

因為這兩家店,特別是西門町豆漿的阿姨,我想到一件事:她堅持賣她認為最好的食物,她的宗旨是希望學生們可以便宜的吃飽飽,所以她一個人撐著。她沒有因為要做更多生意奉迎別人,沒有像其他店可以收人民幣,沒有找人來擴充生意,堅持自己的信念,只賺微利。

有人可能覺得她太有性格,但我覺得不會啊!不信?你看看應該是其他人幫這店設立的
面書,她跟客人們建立很深厚的感情,而且她還和藹可親,原因當然是她賣的食物,她的態度。

台灣有很多小店堅持品質只賺微利而不會讓自己變質,其實,遊客來了,我們是應該讓他們體會我們的特色,還是迎合他們失去自我呢?

我想到謝安琪的獨家村,就以這首歌送給這店的阿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