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 2015

走過的痕跡:盧凱彤《Pillow Talk》

想寫這唱片的聽後感,最後決定將書讀完才去寫。我讀著讀著,彷彿感受並體會著Ellen從意識自己身體出了問題到嘗試求醫解決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是痛苦漫長而煎熬。

真的不是讀過書中她所寫的,都不知道她童年時遇過家庭問題患上過抑鬱症,所以,她這次從躁鬱症走出來,當中的情緒起伏,自殘,無助,除了用上百多幅晝作來紀錄之外,這九首作品也是一份最好的印記。



聽這唱片,當中有著她帶點搖滾的音樂,但也有好幾首raw得來很不像她的作品,或許,這就是她在這年多所紀錄下來的情緒變化。

大概發抖應該是可以代表她發病期間害怕人群害怕聲音雙手以至身體發抖的情況。「咬著不放彷彿成了最銳利的武器」,她覺得執著放不開是讓自己走不出去甚至傷害自己的原因,但,是不是呢?有點Indie rock味道的作品,就算你不去了解歌詞,也可以感受那種不知所措。


至於房間,節奏重一點,每一下鼓聲就像腦海莫明出現的噪音,當中還描述那些幻覺與幻聽,是真是假也分不到,迷迷糊糊;16是當年At17年代的安樂,而信箱則是當大樹掉下最後一夥蘋果,兩首她都填上廣東詞,前者帶有濃烈的青澀味,寫著一個少女十六歲為愛獻出一切換來的是什麼,這份詞完全沒有修飾,有些字詞也沒有壓韻,但配合那份青澀的感覺;後者我是很喜歡的,有濃濃的歐洲風情,雖然詞也有著迷失的感覺,不過整體的感覺很有格調。

唯一的英文歌Rocky Dreams,用一首acoustic作品紀錄自己不停問為何快樂走得遠遠,越來越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義。而瘀青就更血淋淋的把那時候的內心掙扎紀錄:躲著不想見人,不由自主的殘害身體,哭也沒有,發怒也沒用,偶爾會醒起來清楚自己的狀況叫自己振作,但很快又回到那個沒有出路的迷宮。這歌讓人聽得很無助與絕望,有點像聽著Damien Rice好些作品的情緒反應。

同樣是Acoustic的致命傷,她應該開始慢慢站起來,可以坦然面對精神上的致命傷,坦白面對自己的懦弱。仍是苦戰中但至少看到曙光;無我就是那種靈魂完全被掏空的無力感,很需要有人扶一把,有人關心自己,但其實那些支持一直都在。反反覆覆,大概就是這種狀況。


放在最後的天色很暗,是真真正正的步向光明,情緒上不是那種興奮,反而是平靜的,安穩的,因為開始能夠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情緒。這歌就好像從死亡邊緣逃離後的印記,好好告訴自己相信明天會更好。
這唱片因為當事人很貼近自己生命去寫去唱,所以動人;這書除了見證Ellen如何走過活過之外,還有感動的是身邊朋友的支持與扶助。讀過之後會更明白,當有朋友面對情緒病之時,應該體諒,應該多關顧。

謹祝重生的Ellen活得精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