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4, 2015

老實不客氣:陳奕迅《準備中》

作為聽眾,喜好是很個人的:這張唱片,買回來,聽了兩三次,都有著差不多的反應:悶,快睡著,不耐煩,很舊。放進手機聽,嘗試會不會有不同感受,結果差不多,都是越聽越累。

唱片名字叫《準備中》,那麼他在準備什麼呢?聽完之後,你可能會懷疑,他真的跟大家很熟,既然咁熟,就老實不客氣了。「我正在準備那個永遠不完的巡迴演唱,你沒讀報紙嗎?我揹著三億物業。準備演唱會,這唱片就,將就一下好了。」將就一下,期望越大,失望更大。





老細我撇飛是那種八十年代的搖滾,曲式懷舊,歌詞唱著作為下屬被老細壓搾,決定要釋放不理老細。這是個應該很多人有共鳴的題材,歌詞亦故意口語化,可惜,當你聽到「蒲埋吧先,蒲埋K先,蒲埋D先」的時候,嗯,是這個年代的產物嗎?仲有人蒲D嗎?

至今仍是覺得無條件是各大傳媒擔心今年沒有Hit歌而合謀硬谷的,這首旋律普通的作品,配上一首無條件愛一個人的詞,歌詞用語很舊,沒有亮點,八十年代到不能,這想我們懷念舊的好嗎?對啊,以前有些歌的詞是很雋永的,歌詞很有意景的,不過這首嘛,行貨得很,唱那位,也很行貨。

這唱片出現的Bonus track異夢無條件同曲不同詞的作品,以前的唱片常有,通常由兩位填詞人填的,這次是同一位,這位填詞人示範了低處未算低:你說無條件又舊又悶嗎?異夢就示範了可以很多句都不壓韻,想寫同床異夢,但這是什麼門派的填詞手法?寫故事但求合音就塞一粒字入去,很可怕,而陳先生肯唱還放進唱片,更可怕。

據知是下一首派台作品的人生馬拉松,是啊,八十年代有很多勵志作品,這首也是,我想放在八十年代找來關正傑唱應該很不錯,然而,陳先生唱這歌,未見過有人用那麼頹的演繹唱勵志作品,我是很定Skip的。

再來情歌,黑洞有趣之處,是可預計的旋律,然後唱完第一段,你試試接上無條件的副歌,是可以的啊!很飛圖的情歌,改一個近代的歌名黑洞代表愛得不能回頭,但歌詞一點都不現代,還有水星火星星空「一種愛千種刺痛」,啊!一種愛千種刺痛這種填詞方法不是這位姓潘的,而是另一位姓潘的常用方法:是緣是債是場夢幾分傷心幾分痴,明我說什麼嗎?

聽到心燒,終於醒一醒:一首無論編曲與旋律及歌詞也有點靈魂的作品:有意境的,主人翁在白雪紛飛的寒冬懷念已分手的戀人,心仍很冷,想起跟她一起的片段來暖著。很文藝,也很懷舊,但有著令人投入的氛圍與魔力。
我聽著喜歡一個人,Eric Kwok作品,我一直在想究竟像哪一首他的舊歌。這歌不是不好聽,但很很很像華星年代的Side Cut。到了迷幻味濃厚的萬聖節的一個傳說,終於有點有趣的東西了!群魔亂舞,如何活下去不成為其中一個,又能否逃出去呢?當曲詞編都配合到一個水平,歌者如陳奕迅一定唱得投入,如上身般的高水準演繹,自然交出。
咆吼嘶叫式的陳氏歌曲同樣有市場,找來都不知多久沒聽過他的作品的謝霆鋒作曲,交出一首很不一樣的作品,旋律轉了好幾次拍子,編曲迷離偏鋒,所以歌詞大家都未必那麼留意,因為陳先生用盡氣力爆唱,是啊,你跟我,那些年,都喜歡在K房拿他這類歌來發洩Show Quali的。
全碟我最喜愛的是AGA作曲的一個靈魂的獨白,人死後,看著離開的一切,人地事物,有不捨,但一切都沒有意思。歌曲故意選一個很低沉的key,他也用低沉聲線吟唱,還有那種想挽回卻沒法的感覺,很有戲的一首作品。
最後是一首很有英文歌曲式的夢的可能,詞與編曲也是很以前的感覺,又有些似曾相識,相比好幾首悶歌,這叫可以了。

既然唱片內的相片也是在化粧室,當事人是趕著準備演唱會,所以,別怪他沒有花太多心力製作唱片,他沒有欺騙大家,你我期望太多,只是想得太完美:現實就是要搵錢供樓,對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