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1, 2015

專業與良知,無知與涼薄

有說香港的矛盾事越來越多,多到開始感受麻木。是的,我也同意,不過最可怕的,應該是這種語言偽術的風氣,已經慢慢由政客蔓延至一批社會大眾眼中的專業人士。

其實各人有不同政治取態不足為奇,我亦有不想提及或者發表意見的事情,不過我會選擇不發聲,而不是指鹿為馬;近年我們眼見有經濟學家,醫生,律師,在他們專業範疇下應該對某些事情發表專業的意見,說出來的已經不是避重就輕那麼簡單,而是到了令人嘩然的地步。難道,專業與良知,已經慢慢在某些人身上消失了?




有人希望在工作崗位上步步高陞,於是選擇勇字當頭發表近乎違背良心與專業的意見,搏取主子青睞寵幸。他幾近不顧面子,不顧其專業身份,說出一些連認識他們的人也非常質疑他是否有病或者被威脅而要這樣做。可能是的,不過有些的確是有目的地希望出人頭地,人成長了,變臉變心,不足為奇。

在荒謬的社會裡,似乎位高權重的人使出語言偽術指鹿為馬是最讓人吹佢唔漲奈佢唔可,於是,有些人努力向上爬,希望成為開句聲就有人信有人尊重的人,我說什麼,就是真理。

不過,人往往在這個過程當中露出馬腳,讓人看清其本身道德標準,專業操守,甚至知識水平。而有時候,不是你希望大大聲說話搏出位,而是你沒有冷靜分晰事情,沒有理解自己有沒有相關知識水平去批評一件事,或者一個人。

作為寫了部落格這麼多年的我,深深明白一件事:我就算要批評某些社會上的事情,都一定要謙卑地想想,自己明不明白發生什麼事,而不是隨口說了就覺得自我感覺良好,因為我好很勁。肆意批評很多人都會,不過當中的批評是否讓人信服,可讀性如何,又是另一回事。所以,林行止與屈穎妍寫同一件事,百貨百客,大家心裡明白,水平如何程度如何。

我有這樣的想法,就是避免自己想當然與及無知,無知寫了一些東西出來,並不是出醜那麼簡單,而是讓讀你文章的人對你的品格誠信有所質疑。建立文章風格並非一朝一夕,我希望讀者朋友們覺得我是怎樣的人,就要努力維持。

不過,有時候有些人寫出來的東西,單憑無知或者覺得自己好勁又未能完全解釋。


鉛水事件,我怎也不能明白,為何可以因為公屋住戶而不應得到基本的保障。拿幾十年前的衛生與水質水平跟現在比較已經讓人發笑,更何況這不是公屋與豪宅之分(嗯,豪宅也有鉛水問題),而是基本的設置要求。若果這一切是無傷大雅的,對市民健康完全無影響的,我敢肯定現時的政府肯定不會那麼手忙腳亂,重點,當然是因為這次真的出了問題。

世衛有標準,對於孕婦與嬰兒成長的攝取量也有標準,若果標準不符就有問題。這不是我未搬入去之前知道沒有獨立廁所與浴室,而是關符健康的。無論是每個月付千多元租金的公屋還是幾千萬一伙的豪宅,基本的水質要求,是一樣的。

這等於我買一支五元的蒸餾水發現金屬碎片,與及買一支幾十元的意大利礦泉水發現金屬碎片一樣,當然買貴價礦泉水的合理期望會更高,但不代表在蒸餾水有這問題是可以接受。同一道理,我乘電車有人吸煙而司機不理會,跟我乘的士司機吸煙的情況一樣,同樣是違法的,難道又有人離地乜產說:「咁巴閉咪自己喳車囉咁多投訴。」

以上道理顯淺易明,拿出不應比較的標準來支持自己的理論不知所為何事,這究竟顯出一個人無知,還是一個人涼薄,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解讀,或者仍然有人會覺得很有道理,那麼,你應該覺得我寫的是廢話低水平,沒問題,我為浪費閣下讀畢這文章的時間而致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