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9, 2015

為樹木悲傷

我從九歲開始就住在西營盤,正街頂般含道的巴士站,是其中一個常到的地方:家住第二街,若果要選擇公車回家,我是寧願多付一個幾毫,坐上路的車--即經堅道到般含道再行下山回家,因為我懶,行上山較辛苦。

住在西營盤多年,喜歡這區的舊,喜歡樹木很多,就算我身處城市,看見樹木,心情總會輕鬆一點。就算近年搬離了第二街,同樣在西營盤,未轉工之前每個工作天都乘車經般含道。你知道嗎?那幾棵在石牆上迄立百年的榕樹,讓那一段路不會容易被太陽曝曬,下雨時可以避避雨,也令空氣清新一點。



早前其中一棵在大雨中倒下,幸好沒有傷人。當時已有樹木專家表示,該榕樹非常健康,只是不斷的工程將它的根斬完又斬,宅慢慢失去支撐,就倒下了。

作為西營盤之友,每天行走在大樹下,有沒有擔心過樹木會突然倒下呢?不是沒有,而是,我很明白,生死有命,樹木的存在不是為我們點綴城市美感,它們有生命,它們跟我們共存,為我們付出著很多的。我們唸書都知道什麼是光合作用,而樹木對於人類的貢獻,豈止於此。所以,樹木要倒下,這是自然現像,當然,有關當局是有責任替它們保養,讓它們健康成長。

日久失修,沒有好好保護它們,讓它們病壞了,救不了,要斬下,不是它們的錯,而是人類沒有好好珍惜它們。所以,我們要做的是珍惜樹木,特別是那些已經存在了幾十年甚至百年的樹木。

樹木的成長經年,我們不是活在模擬城市,不是付錢按個鍵就會有一顆大樹出現。當然我很明白,一棵棵大樹可以買回來然後種植在想出現的地方,不過,百年老樹,你可以買到嗎?

所以,昨天得知那幾棵榕樹被政府漏夜斬去,然後樹木專家已跑出來表示,那幾棵樹很健康,石牆上的裂痕跟樹木無關,應該想辦法穩固它們的位置,保持它們的健康。別說西營盤人悲忿難過,所有愛樹的都會追究,這班庸官,為了免麻煩,可以有幾蠢幾絕。

我們記得以前的新聞報導,每一棵樹要斬去,都經過相關部門檢測,證實無得救才斬去。柏麗大道那邊的樹,有好些不就是努力維持讓它們繼續生長嗎?為何今次可以如此有效率,毫無依據話斬就斬?

之後的報導還有兩位建制派議員,當時被咨詢同意斬樹,其中有一位竟然胡說什麼因為颱風迫近有存在危險,我真的很想問:「你邊銀隻眼睇乜銀天氣報告話你知颱風迫近呀仆街?」

這幾棵老榕樹就無辜被殺,人類對不起它們,我們欲哭無淚。我們只可以在Google Map,找到它們的遺照:


我很記得以前每次去看政治話劇東宮西宮,最後一定是介紹政府部門如何複雜,有次還特別介紹照料樹木的部門是非常多但權責不清,究竟誰來維持樹木健康,可能是部門間你推我讓。

我想起新加坡:雖然我不喜歡這個國家的很多東西,但我不得不讚他們的綠化做得很好;我又想起台灣,他們對於樹木老事物的保護,做得很好很好。

香港?那些綠化政策,都是讓人失笑的:買回來的樹連包著樹根的膠袋都不拆就硬生生植入泥土,為了讓人覺得城市有植物,花一大筆錢買些不能持久生長的花卉放在路中心的欄杆上,還有近年除了這次的斬樹事件,之前有因為怕綿絮而剪木棉花之類毫不文明更是諷刺愚笨的行為。

一個沒有樹木沒有植物的城市,氣溫會不斷上升,有風雨來襲時不會有樹木遮風擋雨,然後,又有些反智的市民跟政客出來怨這怨那。

你們是咎由自取的,你們有愛惜過樹木嗎?

這次無辜斬樹事件一定要追究,一定要那些官員出來清楚交待,為何那麼急切要在半夜斬樹。

一邊寫這文章,一邊聽著一峰多年前的
老榕樹,很想跟你們分享歌詞:

老榕樹沉默不語佇立公園中央 聽著城市改變外面繁華擾攘
每天小伙子一切都會跟他分享 歡笑淚水十年過去不覺漫長

有天小伙子牽著誰的手走近 告訴老榕樹他終於找到另一半
笑聲中兩人把名字刻在樹上 暖暖春風裡有幸福背影一雙

大樹繼續一貫沉默 葉子哭泣卻瞞不住晚風
葉落花開春雨再來 樹下足印早已消失無蹤

老榕樹依舊天天等著故人探望 托風信子將祝福帶到他身旁
點點滴滴快樂記憶永遠溫暖 風起紅葉翻飛柳葉垂下輕嘆

不怕再多風吹雨打 只擔心樹蔭不再被需要
隧道馬路交錯重疊 靜悄公園隨年漸漸變小 
歲月的痕跡留在小伙子兩鬢上 重踏公園看大樹枝椏已脫光
走過了千山萬水故事留在遠方 樹上名字不復見樹幹卻依然別問離別依偎微笑一切無恙

有些核心記憶,是珍貴而不能被取代的。你可能也跟某幾棵樹,某個老地方,有著不能磨滅的回憶。有些東西被時代巨輪推走而留不住,但若果被人無故毀滅,相信你跟我一樣,心,會一直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