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2, 2015

羅生門揭開殘酷的現實

大家都在談論麥浚龍與謝安琪的新歌羅生門,今晚,終於坐定定聽,聽著讀著歌詞,聽到耿耿於懷的過門,聽到念念不忘的滲入,黃偉文這份歌詞,可算是狠與可笑:對於仍深愛女神的男人是狠狠的一巴掌,而那些女神們對於這些資深兵,覺得很可笑。

不斷的聽著,聽了很多次,聽得有點精神分裂。既然都寫了一篇有關
念念不忘的,就以羅生門寫下去吧!她如常地在臨睡前上面書,男友洗澡後,看見她看著面書,有點煩惱,甚至可以說,煩厭。男友知道所為何事,說道:「又係佢?」



「可以話你估岩一半,我收到佢老婆既message,好禮貌話想同我見面。」「為乜?」「無講,但之前同Ruby食飯,有提過佢,好似話聽講佢病左。」

男友半開玩笑說:「唔會果隻有絕症佢老婆想叫你圓佢心願見一面卦?」「痴線啦,唔好囉呢樣開玩笑。」

她想了好一陣子,覺得總算朋友一場,又不是跟他見面,相信作為太太主動找她,在公眾地方喝杯咖啡沒大問題吧。

那個下午,兩個女人第一次見面。她覺得眼前這個她長得都很漂亮,不過她想起好幾年前有些閏密說過:「他找了個跟你有點像的結婚了。」

她,也不是沒有聽過這個傳聞,而終於遇見這個最愛的男人的最愛,下意識心痛了一下,下意識覺得自己是替身。

「真係唔好意思打攪你,或者長話短說,我其實幾個月前發現佢靜靜上面書同人傾計。本來我以為佢係咪識左第二個,因為見佢開心左,我經朋友打探知道你既身份,亦知道你地以前既關係,我好矛盾。」

「我諗你誤會左喇。。。」

「你聽埋我講先!佢早排同我講話辭左份工,我問佢為乜,佢話佢工作壓力好大,佢要放長假去旅行,話要自己去冰島一個月。我果刻有少少失控,鬧佢發癲,佢好似平時咁,粒聲唔出閂埋房門無應我。後來佢有同事搵我,話佢唔係辭職,而係過去幾個月公司一次又一次發現佢有異常行為,做野亂晒籠,公司同佢傾,佢又唔認又唔解釋,最後俾人炒左。」

「異常行為?」

「呢位同事同佢都好熟,話佢呢幾個月,一有時間就上面書,係咁睇一個女仔既page同相,由最新睇到最舊。同事當開玩笑問呢個係咪阿二,佢話終於遇番初戀女友,大家傾番好多感覺番晒黎,又好神秘話有個十年約定,佢好相信呢個初戀女友會守約。唔知係咪工作壓力大,同事話佢開心左,不過久不久傻笑,有時睇住面書又流眼淚,情緒波動好大。後來我試過好幾次係屋企聽到佢係廁所又喊又笑,雖然佢開大水喉以為我唔知。」

她聽到這裡,想起十年前拍拖之後,他有些讓她抖不過氣的行為使她害怕,幸好後來要到外國唸書,才可以跟他分手。她問:「你有冇打算勸佢睇醫生?」

「試過,佢唔聽。我所以諗,希望可以從你身上了解十年約定係乜,你同佢提過乜野點解佢突然間變成咁。」

氣氛有點尷尬。當太太的求助無援,而她,其實不大想提起這個人。不過現時情況如此,她決定向這位無助的女人坦坦白白。

「其實佢突然係面書Add番我,我唔係好想approve,不過幾年前聽講佢結左婚,我心諗,當網上朋友講兩句,都ok既。起初佢都係朋友問候,但後來講講下又講番十年前既事,又問我記唔記得呢樣,依家男友係點之類之類。我越來越覺得唔妥,我就開始set左對佢offline。佢都日日留好多messages俾我,當中又提到話自己過得好唔開心呀之類之類,但因為我對佢都略有了解,明白同呢個人真係要保持距離,以免有麻煩。」

「你介唔介意講,佢話唔開心,有冇提起我?」

「ai....有,佢唔止一次暗示話佢會離婚。」眼見面前這個女人聽了這句一臉失望的表情,她安慰說:「唔好諗咁多住,佢依家病左嘛。」

「多謝你。我想問你之後無再回過佢既messages?」

「無,正如我講,我唔想惹麻煩。十年前佢果隻死纏爛打我仲好記得,我行過舖頭講左句『果隻hello kitty好得意』佢就認定我至愛hello kitty,然後日日都買一樣野送俾我,仲日日乜都唔做係我屋企樓下同學校外面等我,我真係有d怕佢。」

「哦?佢當初追求我,完全唔係咁既態度。咁十年約定,又係乜野事?」

「呢個我真係無印象。不過你提到冰島,好似果時曾經提過話,十年後如果仲相識就約係果度見面。哈,我諗你都唔駛我答你,我會唔會去架啦。」

「明白既。」

「太太,我唔知有乜可以幫到你,但好老實講,我真係想同佢保持距離,希望你明白。」

「打攪你唔好意思。」「唔好咁講,希望有人可以幫到你地,我會替你地祈禱。唔好意思,我男友係附近等緊我,我走先喇。杯咖啡我請啦。」

她看著她離開,還是有一剎那在暗暗比較,不過教她難過的應該是,幾近肯定自己是個替代品,但又還是愛著這個男人,不過若果他知道一切都是一廂情願,他會受得了嗎?

她沒有答案,離開餐廳,慢無目的地逛著,不想回家面對這個殘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