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15

放下的前設

有些人或有些組織,做了一些事情,讓你非常氣憤,不斷的要求那些人或組織認錯。是的,我們可能不是像大時代一樣的方展博,家人被滅口那麼直接受害血海深仇,但就因為我們都是人,都血濃於水,還有一個自私的理由,因為我們知道那些人或組織所做的,一步一步迫近我們,我們不知道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方展博。

有人說已經忘記了,有人更神奇,否定有發生過,以上這些都不值一提,在我眼中他們枉為人。亦有人說,要放下,要向前看,對於這個說法,我想,不如抽身去看看,我們平日對待其他事情,在什麼情況之下會選擇放下向前看。



先假定事情的嚴重性是你每次被提起都心有戚戚然,每次想起都不想提起,那在什麼情況下你可以放下呢?

首先,要是那些人或那些組織有所改變。我們明白,有些組織由於地位性格尊嚴,你要他們道歉認錯的可能性很低,不過若果他們真的有改過,或者進行改革,將那時候釀成悲劇的原因或源頭避免出現,持之以恆,我想至少有班人會認同,或者覺得他們某程度上不想走回舊路,那應該是可以向前看的其中一個要素。

另外,無論以哪個模式都好,有發生過的事情就要承認,這對所有被害人家屬親友是很大的安慰。承認事情其中一個要點,就是對相關被他們所指為罪犯的人除名,放過那班家屬,不再監控打壓。家屬們的願望可能越來越卑微:我們只想悼念,都沒有提什麼平不平反民不民主,難度連悲傷的資格都沒有嗎?

以上兩個條件,只要你認真了解過,你就知道,情況只有越來越差而沒有轉好。縱使他們知道資訊流通越來越難控制,但他們繼續封鎖壓制。事情不能提數字不能提,對於一個號稱強國,連近代歷史都不能面對,卻口口聲聲要求其他國家尊重歷史承認發生過的事,這不是雙重標準就是我們原來真的活在不同的時空。

所以,就算我們選擇如何記著這件事,選擇如何紀念,選擇出席什麼集會,選擇為兩餐笑笑口繼續搵食裝作忘記但實質記得很清楚,最重要的是,不可忘記,不可當沒有發生過,不可開口說要向前看都那麼多年都換了人都是以前的人做錯了。人總要有些東西一定要堅持,這是每個人的基本價值及存在要素。

難道當丁蟹回來說要娶玲姐,買大屋買靚衫,叫你將以前當粉筆字抹去重新開始,玲姐真的可以什麼也忘記了嗎?還不是一邊扮接受恩惠,一邊咬牙切齒等著看仇人被天收嗎?

每個人可以選擇用其方法將一件事銘記於心,在大是大非最後關頭要站出來的時候對良心對良知坦白,只要我們還記得,還放不下。

我沒有忘記,我不會忘記。人越大只會越清楚,某些人某些組織,是否可靠,是否可信,是否所謂的偉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