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7, 2015

如果...

這世界有很多事情我們都會在發生後去想,如果這樣,就不會這樣。不過,我們都知道,沒有如果,只有現在。發生了的,就要去面對,然後避免再發生。

這裡的老朋友或許都知道,我最疼祖母,因為祖母一直都很疼我,祖母已經有九十多歲。這個多星期,祖母到爸媽家短住,由於跟她同住的姑姐姑丈去旅行。這幾天祖母都沒有外出,而原本今早媽媽與爸爸打算陪她去佛堂的,不過今早媽媽見爸爸還睡著,所以沒有吵醒他,於是,我跟弟弟一家及爸爸就與祖母去茶樓飲茶。


爸爸決定與祖母從家附近的地鐵站沿站內通道到東邊街茶樓,去程弟弟一家同往,一切安好。祖母雖然年邁,但她拿著拐仗還算活動自如,只不過上落斜路的確有點吃力了。飲茶完畢,爸爸叫弟弟與弟婦帶姪女們到附近公園玩耍,我則與爸爸陪祖母離開。

其實我之後是約了同學們有聚會的,所以當爸爸表示回家再經地鐵站,我便陪著他們。我有問過會不會從地面回去不用走那麼多路,不過爸爸覺得地鐵站內平路為主,祖母會較容易走。

從地鐵站入口有一條長長的扶手梯往下走,爸爸輕扶著祖母,我站在他們前面以防她跌倒。當我先踏上該扶手梯我已覺得速度頗快,轉身想確定祖母能踏上之時,她就已經失平衡向後跌。我跟爸爸立時扶不住她,幸好那時扶手梯的梯級還未凸出,但扶起祖母時我有點擔心她左肩是不是撞傷了。

她邊說沒事但我看見她面容辛苦,我擔心她脫臼,同時我致電告知弟弟。與爸及祖母回家,確定祖母不能舉高左手,我就跟弟弟表示要帶她看醫生。由於要爸爸翻譯祖母的潮州話,我便跟他及弟婦陪祖母到私家醫院求診。

登記後,知道今天沒有骨科,也要先看看門診吧。醫院表示三點鐘開始看門診,爸爸及弟婦便叫我先行離開跟朋友們聚會,他們會跟我保持聯絡。我心裡一直覺得應該沒有骨折,所以也放心離開。

到了朋友家,他們也問候祖母的情況,我表示應該沒有大問題的。當我跟他們打麻雀之時也一直跟弟婦保持聯絡,直至弟婦告訴我,照過x-ray,應該骨折了,而那門診醫生表示祖母年紀大,不會建議替她做手術。弟婦表示要再等骨科醫生看診,叫我別擔心。

那時我已經六神無主沒有心機,於是便跟同學表示要早點離開。離開時,他們已回到家,我趕回去,看見祖母戴著保護托托著左手,明顯見她不開心。跟弟婦了解情況,明早才可以見骨科醫生,現時打了止痛針。

我直覺覺得爸爸有點怪責自己,其實我亦是!只不過,一直扶著祖母的爸爸,我想他沒有想到,只是一剎那放手讓她上扶手梯就發生意外,而祖母平日上落扶手梯也沒有問題。

由於離時朋友家時沒有吃過什麼,便在爸媽家弄點東西吃,吃過之後,見祖母情況不錯,爸媽又在照顧她,我便回家去。步行回家途中,我想到這事,我便開始想哭。回到家,好朋友來電,知道這事後,我忍不住說出來,我很難過很擔心,覺得自己沒有好好照顧祖母,我真的哭了出來。

一直在想,如果堅持不從地鐵站回去便不會發生意外,如果小心一點,行到有升降機的那個出口才回家就不會發生意外。我越想越覺得沒有意思:如果今早爸媽跟她到了佛堂就不會發生意外,如果不到那酒樓飲茶又不會發生意外。

如果如果,太多假設與如果。

我又在想:其實我是不是應該不去朋友的聚會陪著她們呢?不過,我們一家的感情真的很好,我們從不會將愛護家人的責任推來推去,大家都很願意為家人付出。所以當爸爸與弟婦叫我先行離開,而我也考量過情況,才決定走的。

我真的很疼祖母,所以,這晚冷靜下來,我在祈禱。

寫這篇的目的,也是抒發情感的方法之一,如果,沒有那麼多如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