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7, 2015

你受夠了嗎?

水貸客與過度自由行對於香港市民的生活所造成的滋擾已經由早年的中銅油尖旺等旅遊區開枝散葉,這應該不是普羅香港市民眼中的正常生活,所以,最新近中大的民調顯示,六成人認為香港的自由行人數已經超出可承擔力,只有一成二認為沒有問題。

那麼,一成二是什麼人呢?大概是既得利益者(開藥房水貨店之類的),除了上班下班之外只靠父母提供三餐的,很離地不會去人多旺區的偉大中上產又或者,他們覺得香港沒有什麼需要跟中國切割的。


在這幾個星期的光復行動,我一直都思考:究竟反對水貨客,跟兜口兜面指罵一眾疑似來自國內的遊客,是不是同一回事,而是否適合呢?這亦引申另一回事:有關港獨,有關逢中必反感這類想法。

我認識的朋友當中也有這種想法,至於我的想法呢?容我在之後再提。不過,當越來越少人清楚或者認知什麼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香港人與制度上何以能夠吸引其他國家的人欣賞來從商或者聘請作為員工,有時候,我很懷疑那一班親政府親中的人在想什麼:你努力不理真正香港人的想法,真正香港市民的感受,一味奉迎內地官員的口味,放手不理甚至推波助瀾的讓香港的固有特色一步一步被破壞被溝淡,目的何在?

當那位大家已經對他沒有期望知他講完等於無講的特首回港後表示一簽多行要顧及國內人需要,然後昨天又有位政協常委表示十分歡迎內地孕婦來港產子,還有什麼制定中國服於社交場合穿著,與及什麼要修讀中國歷史才可以考試之類之類的東西,香港人,還是不是可以當沒有事發生?

我不是那種喜歡在這裡或面書把一些新聞消息以消極潑冷水形式不停出現的人,不過作為香港人,我越來越覺得頂唔順,還有強烈的無助感覺。

好些朋友,特別是有子女的,都在計劃移民,又或者送子女出國唸書。跟他們談起,不諱言覺得香港這樣下去越來越不堪,某方面只會越來越明目張膽地不顧你香港人的需要與想法,子女在這個環境下成長,除非父母能夠埋沒良心教他們成為一個圓滑懂上位親建制派的明日之星,否則,想有思想自由嗎?越來越不可能了。

是很悲觀嗎?是過份悲觀嗎?早兩三年或者我還會覺得「想多了吧」,但近半年,我開始同意他們的擔憂。

大概無人無物的我早幾年一直沒有想過要轉移工作基地,近年,想法轉了,覺得到外地工作一年半年,增加自己到其他地方生活的籌碼,未嘗不可。

那班勇於跑出來投誠歸邊效忠的人,或者政客,當然除了是態度取向之外,還有覺得哪邊有著數到哪邊。走得太前沒有著數連彎都無得轉,當外國企業撤離中國,當中國經濟慢慢被估算走下坡,好處,還能找到嗎?

我不會天真地想中國會給香港真正的普選,不過,香港人,大部份都應該不會想什麼獨立,只要當權的真的不要那麼過份,尊重與及讓香港人有真正的生活空間,仍能維持總體上高度的廉潔(我不信有絕對的廉潔存在),建制派不要那麼核突地當香港人死而平衡得好一點,我想就算有提名權一人一票選特首,不會選出一個民主派來的。

香港人真的越來越難受,於是,我開始覺得類似光復行動會越來越多,因為香港人沒有可以反抗的出路,沒有可以開口的機會。這些都是迫出來的,這些都是政府不聽民意不為市民而施政無恥地利益傾斜而導致的。越來越受不了,越來越沒希望,只好離開,或者反抗。

至於那些繼續酒色財氣呵呵呵高貴高尚的人,好好檢視你們的財力與遠走他方的能力。開心一日得一日風光一時得一時誰不會,到了真正的寒冬出現,是否如此無敵,到時就知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