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3, 2015

父母真偉大

生日其實如常過活,除了跟家人吃飯滿足小朋友而吹蠟燭切蛋糕還有爸媽的利是之外,還有朋友們在面書用what's app之類傳我的祝福,個別朋友約吃飯之外,一切如常,上班如常,心情如常。

很久很久之前寫過
一篇關於一位朋友永遠不會慶祝生日,因為生日是母親最痛苦的一天,他只會在當天跟母親吃飯。我當然知道母親的好,而且一直銘記,好好孝順她,在她致電打來聊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或者純粹問字也好都專心聆聽回應,多跟她見面。在昨天去理髮時,我聽到一件事,覺得母親的偉大,有很多種啊!


正當我快剪完之際,有一位中年女士進入髮型屋。她跟髮型師約好的,坐下之後便說:「都好幾個月無搵你剪囉。」

然後,她開始說出原委:「個仔話要幫我剪,咁我唔可以話唔得架嘛!你知啦,我又唔Gel頭,佢咁剪我接受唔到囉。」

我努力在不回頭之下經過不知幾面鏡子的倒影看看,其實真的看不太清楚剪了的問題在哪。不過,故事繼續聽。

太太跟髮型師說:「你最清楚我鍾意個髮型點架啦!佢叫我坐低俾佢剪,又唔出聲點剪播,剪剪下,將果執剪左佢,嘩我留左好耐架嘛。」

髮型師安慰說:「唔會啦,長得好快架嗟。」

太太繼續:「佢剪到咁上下,我問佢想點剪,佢就囉雜誌Vidal Sassoon出黎話想跟住咁剪喎!我即刻話:『仔,人地化晒粧成個Look就襯嗟,你阿媽點得呀!』佢就繼續唔理,剪完真係嬲到我咩咁!之後真係鬧交呀,兩日無計傾添!所以咪要黎搵你執手尾囉!」

「咁又唔好,阿媽要撐個仔架嘛,佢學剪髮你都要支持佢架嘛!」

「我唔係唔支持呀,但我都要番工架,點見人丫!佢姑姐都俾佢較飛呀,不過佢有Gel頭,Gel左咪唔覺佢剪到一忽忽囉。」

這時我跟替我剪的髮型師微笑,其實,亦算是忍笑。我的髮型師搭咀問:「咁阿爸無俾佢剪咩?」

「點會無丫,佢幫佢老豆鏟青兩邊嘛,咁佢平時都鏟青,無乜問題,唯一就係佢幫佢老豆前面留陰,話依家興喎!佢老豆咪俾d同事笑佢剪左個傻仔頭囉。」

聽到這裡,我都可以離開了。我想,髮型師真的不會介意她的兒子繼續拿她的頭髮來練習,反正最後過來執手尾都一樣有生意的。

父母其實時常都義無反顧支持著子女,髮型屋這位太太跟她丈夫也一樣,而我相信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父母都會用他們的方法去愛護去支持子女。當然,我常有個感覺,上一代的父母在愛錫保護子女是很理所當然的,新一代有些連為何有子女都未必想清楚,又有些比較自私的。一樣米養百樣人,不足為奇。

我跟弟弟們一直很清楚:年幼時為了我們唸書而搬屋,為了讓我們學多點東西幫我們報興趣班,帶我吃好吃的,之後供書教學等等。所以,我們孝順他們是理所當然的,而他們也教我們要孝順祖母外祖母,我們也努力教導下一代要尊敬長輩孝敬父母。

讓我們無時無刻都記得父母對我們的好,特別在生日當天。還有,我們的人生某程度上是掌握在我們手裡,別埋怨其他人,特別是父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