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0, 2015

行動目的是什麼?

這兩天的熱話當然是屯門的反水貨客光復行動。是的,我沒有在現場,我只是憑看到的片段去了解事情。我只是很想問參與這些行動的朋友:行動的目的是什麼?

水貨客妨礙當地居民日常生活,自由行過多亦是,雙非問題令香港本土人的資源被分薄,這幾個都是不爭的事實,若果那麼概括地將問題歸類為:都是國內人的錯,然後針對他們與及一眾疑似是的人,這是正確的做法嗎?


自發的群眾運動理應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才行動的,不過自發的群眾運動的確較容易因為各自不同的表達手法而出現各自表述,然後參加者都會說「我只代表我自己,而他不代表我」。

就算你不介意被人當你跟某些人是同一黨的,你很清楚自己行出來的目的何在,你自己同行者做出一些不文明野蠻非友即敵的行為時,你那惻隱之心仍在,會否出面阻止呢?

就算是一時衝動當時群情洶湧在氣氛之下蒙閉了理智,事後其實理應好好檢討,甚至站出來道歉的。

其實之前好些示威或者行動都獲得支持,例如監察港鐵或者警察有否要求每位乘客都要過磅才可上車,例如向巴士公司施加壓力要他們跟規定禁止乘客攜帶過多行李,又例如在旅遊區鼓勵愛國要用國貨,又或者以諷刺形式教育某些遊客應有的禮儀別做缺德行為等等,這些既有效又不失文明的做法,不好嗎?

我曾經聽過,因為已經被迫到不能容忍的地步,根本不能再談什麼理性。每個人不能容忍的界線不同,而不理性的做法又是什麼呢?可以去到幾不理性呢?是不是蠻不講理、走入金舖見客人就指罵他們是自由行,見人拖篋不似香港人就罵他們走水貨或者雙非呢?

老老實實,我覺得好恐怖,這樣的做法不能說是什麼伊斯蘭國,但其實那種態度與想法,是類似的:你今天可以這樣做,明天你可以做得更過份。若果我真的有需要拖著篋行出街(早前跟同事搬寫字樓就真的每人拖個篋回來搬東西走),遇上這班人,然後指罵我走水貨/自由行,要我開篋證明自己不是,我想我真係睬你有味,同時會問:你地當自己係乜?

我知,你們覺得自己做得對,不在乎什麼行動得不得到大眾支持是否失分,還可以大大聲站出來表示,若不是你們的行動,港府大陸會關注嗎?那些水貨客會收斂嗎?不過撫心自問:你們是否在鼓吹野蠻霸道呢?這跟你們眼中最不文明最霸道的強國人,有分別嗎?

我想了又想,繼續以這路線走下去的唯一目的是什麼:既然你香港政府置市民於不顧,那些達官貴人不斷叫香港人包容然後Hea著說會檢討會做野實質繼續搵錢,那我就來個一拍兩散,努力令到全世界都知道,香港不再是旅遊天堂,香港人好x唔歡迎遊客,遊客來到是會有機會被針對指罵的。

你們是否覺得:對啊,就是那些他媽的旅遊業才有這樣的局面啊!若果真的那麼簡單,真的要全面癱瘓旅遊業,那些其實賺得不多的旅遊業打工仔失業了,又是誰的責任?

最後都不厭其煩寫一寫:若果你要覺得我這樣寫是幫政府說話的,若果你還好像小學雞一樣站出來說有這一天是因為政府不做事警察亂來的話,算吧,我們根本溝通不來。指出一件事的問題不一定代表支持另一方,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的話,何來有基本溝通能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