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8, 2015

從煮角說到流行首爾

今早在父母家,剛好轉台Now播出最新一季的煮角。弟婦久不久有看過,她看了大半集,直到節目完結那段可以媲美MV,說:「呢個節目落本程度都好勁。」我便解釋說:「佢由第一季開始以拍廣告水準製作飲食節目,所以,靚,角度特別。」「選既廚都有花過心思,有經驗既,亦有外表討好。」「當然啦,你估無線果堆咩。」

然後今晚回家,打開電視往洗澡之前,看見又一個無記的飲食節目。有人在煮咕嚕肉,岑麗香唔咸唔淡照稿讀既對白;之後又好像看見胡楓。老老實實,無線的飲食節目,想怎樣呢?



街坊廚神家燕姐黃淑儀汪阿姐到明星私房菜,簡單來說就是用介紹飲食/煮食包裝一個又一個大同小異的節目,可能有嘉賓可能傾幾句,但自家嘉賓不斷循環再用。所以,收視不求突破,製作但求是但,換湯不換藥是是但但,橫掂你班香港人都照開住睇,睇完唔知自己睇左乜都睇。

由於無競爭,又由於想看其他的都已經離棄無線,無線根本只須服務固有觀眾,而那一班人不用腦看電視,他們大概不懂轉台,又或者,另一個台對他們來說有等於無,而他們又不會花錢或者不能花錢收看收費電視台,上網又不太懂,開電視都是用來送飯的。

別笑,我有些師奶級的舊同事,對於無線的劇無線的節目很熟,第二天上班跟其他人聊的就一定是這些那些,TVB是他們生活中的一部份。不過,當你在老麥也看到上年紀的也懂用平板用手機看電視的時候,就好好證明無線的收視一直跌是因為這班無要求又不找其他選擇的人越來越少。

所以,你根本想也不用想無線會用上煮角的Budget去炮製飲食節目,幕後就算幾有諗頭,電視台都沒有高製作預算,因為做了不一樣的高質素的新諗頭的那班現存觀眾不會欣賞或者不接受,萬一一個唔該收視跌,咁大罪,邊個揹?

所以,現時連遊戲節目都懶得製作,因為製作費高,清淡節目不做,因為能訪問的主持不多,可談的話題又多顧忌;最後就是玄學節目一定有,遊戲節目流於千奇百趣那類睇片答問題的低成本製作。

無線沒有試新東西嗎?有啊,流行首爾對於他們的粉絲,肯定是新東西:不是熟悉的藝員,不是毫無個人風格地照稿讀乖乖的介紹景點吃喝玩樂然後很假的嘩好食呀,而是一個極自我而且有少少瘋癲風格的主持,還不停介紹年輕人才有興趣的東西。

我從無線收費台開始看杜如風流行東京,再看她到Now的風行全世界,她那種主持風格我很喜歡,很真,很自我,又有時有點九唔搭八,但又乜都敢死。當然到了Now的年代,不是每個地方都好看,但風格保持。這次來到無線,據聞製作班底是無線的,我看了十集,我覺得,不是好看的杜如風。

為何這樣說呢?別說她有點胖了的雙下爬還有年長了,問題是她好像有時未訓醒,介紹東西的過癮度沒有了。我不知她對於介紹的東西有多喜歡,還是她自度的對白被無線有關方面要求改了又改,總之,整件事拍出來就是唔湯唔水,不大好看的。當然,更重要的是,這個節目的目標觀眾其實應該放在J2較適合的。

不過節目推出頭兩集那些網民或者報紙的反應,什麼世界級港女什麼炫富之類,我想錯不在杜小姐。無線搵得佢,就係要佢個主持風格,唔通搵得佢黎,又叫佢正正經經Soft Lens四圍嘆世界?唔係卦!

講到炫富,果位叫阿叻,仲要難睇到爆,觀眾緣都沒有望住電視都想吐。觀眾們,有反感嗎?

其實以無線的觀眾要求,不如拿回以前的旅遊節目來播好了。我好友的面書有個回應很正:「不如重播寰宇風情算啦。」

所以,我不知道這個政府想點:亞視無糧出無製作,你有權開聲唔續牌然後再搵其他人做;之前發果兩個牌到依家都無聲氣,想做既你又唔發牌。我見到果兩個有牌既Now同有線話想放節目係亞視播,又話無線會救亞視,目的只有一個:保存一個無競爭力的對手,好讓佢地繼續得過且過,但政府,你已經無乜扶貧措施,連普羅市民最基本娛樂你都剝削,真係過份。

點解梁先生上電台俾人鬧仆街?我諗原因真係多到數唔晒,呢個肯定係其中之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