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9, 2014

那些年,我們都以為自己著得好靚

話說參加婚禮,雖然我一直堅持我不想出席的就不會去,而出席的都是送上衷心的祝福,不過婚禮來來去去都是這樣那樣,都是花仔花女年紀太小唔識行或者行行下爆喊,都是神父講那些金科玉律(因為其實跟一對新人並不太熟),都是新郎新娘分享然後實有人喊。這些沒有大驚喜,反而,賓客中總有些有趣的事發生。

當中我最愛參加為人師表的婚禮,因為肯定有學生出席,而光看學生的打扮已經是一件樂事。



他們有些過份隆重,有些重視但穿錯了那個場合應該的重視,有些過份是但。不過通常都是過份隆重,還有女的可能較少機會化粧而化得效果欠佳等等。

嗯嗯,我都年輕過,我都犯過同樣的錯。

記得某一年中學老師結婚,我應該未畢業。跟幾個同學到大會堂觀禮,我至今重看那時拍的照片,很想問問當年的自己:你幾時知道要去觀禮?做乜著到咁隨便?

又,另一老師結婚,那時應該剛入大學。參加他婚禮的彌撒,我是隆重其事的,所以,打了呔,穿了西裝褸出席。重看照片,那一套相信不是同一套西裝,而且那條呔應該是拿老豆的,選一條較好的去用。

之後出席婚禮,隨年紀漸長,慢慢知道不一定要著到隆重才對,而且懂得less is more,簡簡單單穿得舒服才是最好。所以,這幾年參加婚禮,除了至親結婚要全副武裝之外,我對於怎穿都有點把握。

當然,年紀輕的時候總有段時間突然很注重個人裝扮,這是青春期的行為之一嘛。所以,看那些年的照片,總會發現自己曾經穿錯或者打扮錯誤的時候:例如流行皮繩又唔知去邊搵到番黎學人綁係手,又曾經試過流行皮繩頸鍊唔知去邊買番黎又學人戴;髮型也是:Gel過勁行勁高的--嗯,本人都高,仲Gel咁高真係好很高,但果陣又覺得型,懶型果隻。

其實愛美人人都有,有沒有Fashion Sense就另計,但就算你當時幾唔留意時裝潮流,你總會突然好想著型著靚。於是,有錢既就見型就買然後有不少Dress to kill的情況出現;無乜Budget如我就努力自家炮製Mix & Match--其實都係Dress to kill既一種。

不過,類似少年回憶是非常珍貴的。我慶幸曾經發過神經有如此穿得嚇人的紀錄,總好過學生年代依然一舊飯,除了校服所穿的都是那幾年悶到爆的制服。

所以,當我最近參加婚禮,看見有些少女在聖堂內戴著好少女果隻帽(即係我年代Yes果班城市驚喜/驚嚇至愛戴果隻有邊帽呀),而不知道在聖堂一定要除帽,我明的,靚丫嘛,覺得自己呢個造型唔可以郁丫嘛,唔係成年事錯晒丫嘛。我明白的,至緊要靚,這是那些年的青春心態嘛。

這個年代個個都可以用手機喪拍,多好!青春的印記呀,全部都有記低;我的那些年,還好也有不少照片。沒圖沒真相?有機會有心機搵番出黎望下可唔可以俾大家睇至算啦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