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1, 2014

在台與的士司機聊天

這次到台北跟以往不同的是,首兩天是為了工作的,所以在趕開會或者貪方便之時都會搭的士(原因你懂的)。老實說,在過往多次來台也坐過的士,我對他們印象是一致的好,無論是聽著古典樂的好幾位,充滿台味但熱情的司機,介紹旅遊景點的,跟你兜生意的,以致跟你城市論壇的,都是真誠有禮的。當然,另一重點是,台灣搭的士,真的一點都不貴。

今次坐過的好幾程,又剛巧有些有趣的對話,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當中也有他們對於香港人的少許想法,趁我還記得就應該要寫下。


首先自我投降的是,我的國語嘛,雖然在這次公幹開了好幾個會說了約八小時的國語也算過關,在地朋友對我的國語批評,都是患了普遍香港人的通病,有時忘記了第四聲;當然,不是為自己找借口,沒有正正式式學過的,為何能夠說對了八成左右的國語,原因是中文還不錯,在轉Nicam的時候不會用錯字詞。

於是,這對於我跟的士司機們聊天是蠻好玩的,有交流,才可繼續談下去嘛。我想最有趣應該是第一晚,我從飯店到上引水產的一段對話。

基本上你從飯店要去上引水產,司機都估你九成是香港人,不過呢位大哥有趣的地方,除了傾幾句就問我貴庚與及結婚未之後,他隨後聽了我對於結婚的想法,就開始發表,在台灣,無錢好難娶到老婆。

其實基本上我相信甘心為你捱的人不是沒有,只是不多,而同時我亦點出,現時的女性嘛,自己又有能力賺錢,為何要同你捱?司機大哥笑說:「對啊,自己賺自己花多好,想找人睡又不用錢的。」然後他表示,之前也被安排相睇,而最後是從越南娶了妻子回來。

說到家人,他又提到自己有兩個兒子,一個唸小四一個唸小六。我隨便回應表示現時的小朋友嘛,要他完全聽你話是很難的,只要他健健康康不要學壞就好了。於是他指大兒子唸書不錯,小的就較懶。說著說著,在的士要轉彎之際,他還有空用右手突然開了車廂的燈,然後將兩個兒子的照片遞給我看。

兒子都長得可愛,雖然有點突如其來,但這正正反映,台灣人的友善的可愛吧!最後談到無論如何都要唸書,他贊成之餘還唱起兒時老師教他們要好好唸書的童謠!這百多元的車程,很有人情味。

政治,從來都是司機愛談的!另一途程,司機問我香港的情況如何,因為他知道有佔領行動。然後他表示,我們的特首都是中國派來的,不是好人。於是我問:國民黨輸了,你們覺得怎樣?他便一口氣的數落馬先生,指他親共,所以輸了。他那帶點閩南口音的腔多次地重覆,要將馬先生拉去坐牢,因為他當年上任就這樣把陳先生關起來至今。這方面,我還是不方便搭咀,笑笑好了。

還有一次,的士經過華山文創旁的天橋底,看見年輕人在踩板飛來飛去,說他們膽色過人;我便提起那年在澳洲,那些七歲的小朋友都在玩了。司機很醒目的問:是不是都戴有保護裝備?我回答說:「對啊,而且有教練看著的。不過他們玩到牙齒掉了都笑笑口,很厲害。」司機大哥表示有點驚訝,我便說:「台灣這些都玩得很久了,他們當然不用什麼保護啦,穿了就不帥啊。」我跟他也哈哈大笑,無聊,但有交流。

最後想提到的是跟一個司機聊著,他問我怎樣看強國人。我表示,他們可能有些覺得自己的錢很多,要被服侍,相信也跟不同地方的文化差異有關。司機大佬表示,跟很多香港人聊起強國人,他們都對強國人有著負面印象。我便說:「這或多或少因為有部份強國人他們沒有謙虛的心態吧。」司機大表認同,他覺得,就是因為沒有謙虛,讓其他地方的人都不大喜歡他們。下車前我表示,又不能不跟他們有接觸,但也應該有自己的堅持與底線,這有點難去處理的。

當然我不會忘記最後一天那個司機提出NT$900載我們去機場然後我跟弟弟一家便不用坐長榮巴士回去啦!相比酒店要NT$1,300又或者早幾天有個司機邊行邊介紹往十分的景點然後開價NT1,000來得划算。

最後想問:那個NT$1,000的司機提到,我住的飯店那邊,在地朋友有沒有帶我去林森北路?那裡是男人的天堂啊。不明白,有沒有人可以解答一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