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0, 2014

樓下那管理員

自從搬了至今都住了超過一年。由於所住的大廈伙數不多,跟部份住客都有點頭打招呼有時也會聊幾句。至於看更,或者應該稱呼他們為物業管理主任,我不是那些時常會跟他們吹水的人,出入打招呼一定有,剛巧聊幾句也會的。

前兩天,剛從父母家回去,隨口問問管理員,高幾層樓的那個喃位是否已經租出。為何我會問呢?因為個多星期看見另一位管理員帶人去睇樓,純粹好奇。




這管理員除了答「是」之外,分析了這裡的租金很划算與及這個租客是第一個被安排來睇樓就立即扑錘的,連隨的還有「那個今早跟你同Lift的就是了」、「他跟另一人一起住的」、「那個洋人好像沒有工作,時常留在家,另一人就有,是他租的」,還不特止,當然說多一兩句欲言又止的,連洋人好像懂少許中文也知道。

真誇張,我想這一戶應該搬進去不夠兩星期,這位管理員已經替他們在腦海開了個file,而且有那麼多資料可以自動波向我告知,多謝晒。

然後我真的想問的是:「是的,樓上那單位最近幾晚大約晚上十時都會發出開動機器聲音,每次維持數分鐘的,不知你知道是什麼事嗎?」

他當然不會令我失望:「哦原先租果位呢,好似係教授,由一開始有呢幢樓已經租架喇!不過最近幾個月讓出俾親戚養病,好似係佢爸爸,大陸落黎架,兩個人,可能夜晚開床比較嘈啦。」

他很專業的,最後也會問一句:「會唔會騷擾到你?有既話下次即時話我地知,我地先可以幫你處理架。」我便表示,不會的,只是連續幾晚同一時間發出才問問,沒有阻我睡覺。

這管理員的八卦或者事事關心程度,跟另一位不太同;另一位少說話的,但他們每次在晚上七時接更,永遠都會兩條友企係大堂吹番十五分鐘才分手,好不痴纏的,某程度上亦應該可以相信,兩人是Share Folders的。

又,我那次從法國回來,第二天晚上遇上這位管理員。他隨口問我是不是去了旅行,我便告訴他公幹去了。他於是問:「咦乜你賣保險可以有得飛去咁遠公幹架?」我表示,我只是從事相關工作,不是賣保險的。「哦唔怪得知啦,你媽媽話你做保險,我覺得你都唔似。」

多謝媽咪。

未搬之前,由於在舊屋苑我跟父母都住了好一段時間,爸爸又有參與業主立案法團的工作,所以管理員們都一定認得我們一家的。雖然如此,我就沒有聽過他們說是非,或者有,我不知道而已。

但若果有什麼事情,例如,有人報警,有人叫救護車之類的,爸爸一定會被通知發生什麼事。幾個月前,他就告訴我,樓上有位外國人隨便約人回家「玩」然後被偷了notebook及現金手錶等等,我心諗,咁你都知,真係無乜秘密可言。

與管理員的關係如何實在是一門學問:太多閒聊我不喜歡,因為他們會唔覺意八很多東西給你知,而其實你並不想知;太疏離呢?到有需要幫忙時就未必那麼快捷親切。當然,切忌跟管理員交惡,畢竟你不在家的時間,若果他們盡忠職守當然好,但他們唔妥你的話,難聽點說,你家爆水管,佢都會慢幾拍先打電話通知你與及閂水喉總掣。

當然,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想只要在公眾場合行得正企得正,管理員幾八卦都好,知得幾多唱得你幾多?

所以,做人都係正正直直好,其他方面,做回自己,你不介意的,別人要說什麼又如何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