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大眾偶象劉江華

昨晚的世紀對話我還未有時間看,不過著實因為是太過重要,已經從四方八面不同的渠道得知點滴,其中除了很多人讚賞學生代表表現出色,乃香港未來的曙光之外,最多人提及的,是政府那邊有一位要員靠邊坐沉默了一整晚。

我當然知道昨晚其實政府左右二閘都選擇不參與球賽,不過大家由知道政府正選名單之後,最最關注的,肯定是受很多市民熱烈愛戴的劉江華先生,現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會面未舉行,已經有人表示希望劉先生出少句聲當幫忙,結果他果然幫港收聲,乖乖坐兩粒鐘。




香港市民如我日夜工作為生活之餘還是要交稅的,而稅收有一部份是用來養政府與官員的,當中當然包括劉副局長,月薪接近廿萬。

或者因為我月薪不多,廿萬月薪對我來講實在很吸引,都不知到了劉先生五十七歲之齡能否賺取六位數字的月薪。不過,又有很多香港人如我,都努力工作樂天知命盡量賺得幾多得幾多然後享受生活,所以,比較其實又幾沒意思的,雖然又有人喜歡以此來比較顯得自己較為有型較為勁與及較為威威。

而在那一眾看錢看得很緊要個人生活大過其他的人眼中,能夠成為劉先生應該是他們畢生的願望,為何呢?

劉先生能夠由當年的民主派來一個華麗轉身直入全宇宙最偉大的政黨民建聯,並且扶搖直上,意氣風發的表現真我實在還歷歷在目,不過人總有高低,當年至偉大政黨為保廣末涼子而放棄偉大劉華,令他的政途一時間陷入低潮,而全港很多市民,則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

但人生是長途的比賽,低潮在低調地渡過,他猶如火鳳凰重生成為狼族臣子,大家除了講粗口之外也只有咬牙切齒一邊交稅一邊「?」;而當事人,則學會了一件事,得到重生的機會就乖乖的低調,別再意氣風發,反正加入狼族的大概只有三類人:一是虎視眈眈的,一是忍辱負眾的,而他應該屬於第三類,得過且過的。

以他的經歷有這心態轉變也不出為奇,反正獲得筍工,人工袋袋平安,正所謂越低調越少人丟,錢就照收不求有功但求可以準時收工,何樂而不為?所以,幾多香港人希望可以成為他,齋坐兩小時,之前統籌對話不成功也沒事,繼續收人工,不用被問責。

那一班享受生活政治免問的人,何嘗不想有一份薪優糧準工作量不多少用腦的工作呢?哪理其他人繼續對我咬牙切齒,反正錢是我收的,廉恥?良心?公義?值幾錢呢?對於一個偉大黨的黨員,你問他廉恥是什麼,我會說你真低能。

根據網上資料,劉先生沒有子女,這正正就是他能夠繼續享受生活的其中一個原因,而他亦不用教育下一代,如何去當一個人,更重要的是,你們不用咒他生仔無乜乜。

作為仍然痛恨佔領運動的中上產人士,我想你們應該錯過昨晚的對話,然後應該繼續用那一種「呢班學生講就天下無敵」、「都唔知政府做乜仲同佢地徙時間唔收佢地皮」、甚至是「生仔生女生著呢一班真係嘔血」的態度批評這班學生代表,然後暗暗羨慕劉先生,甚至想為他成立粉絲會,歌功頌德,表揚他這種另一類睇錢份上乜都得厚顏享樂的香港人主義。

好好教育你們的下一代祟尚這種偉大主義,別讓他們被那些虛無飄渺的公義良知所沾污,就算要信教,都是為了入好學校,別迫他們當一個好教徒育成下一個劉華,由小做起,贏在起跑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