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3, 2014

香港人。情。戇居

香港人其實很有人情味的,這對於住公共屋村大的我感受特別深:左鄰右里的親近,父母會放心讓我出街玩跑去買東西吃,茶餐廳的又會認得我,這些,以前有的,現在還有沒有呢?

星期日,下午懶洋洋的迫自己出門口去游泳曬太陽。由於未吃午飯,在西環卓記吃點東西。當我驚覺對面的酒樓原來已結業,即將有舒適寶之際,都不得不接受因為港鐵的來臨,西環一步步失去老香港的味道。此時,我發現離我不遠的桌子坐著一位帶著一子一女的爸爸在用膳。


目測相信兒子約四歲而姐姐有六歲,他們都穿街坊裝,可能剛游泳吧!三個人點了好幾樣東西吃,兒子吃得睏了,差點睡著。姐姐獲准自行跑去跟店東點了杯凍豆漿,然後乖乖坐回去。

從店員們跟他們一家的對話,應該是熟客的。那老伯伯逗快要睡著的兒子,爸爸微笑著,家姐加把咀,大家笑哈哈的。那一刻看在眼裡的我,感受到那股香港人久違了的人情味。當然,還有三仔爺只花了四十多元,就吃飽了。這,就是小店的可愛。

我想起年幼的時候,就算搬到西營盤,有時爸爸會帶我跟弟弟們去吃宵夜,老闆娘都認得我們,而貪吃的我那時都吃很多,那時,可以在晚上出去吃宵夜,就已經是很開心的事了。

說到人情味,我想,最近大家上班上學乘搭公共交通工具都比較辛苦了吧!上星期某晚下班後,我在中央街市外的巴士站,如常的等車回家去。這個站上車通常都有位坐,因為很多巴士都從交易廣場開出。坐在對著司機位的我,過一兩個站,已發現整個車廂都擠滿了人。

有一位伯伯上車了,擠在人群中。我分別跟兩位有位坐的乘客都起身讓座,我是反應慢了少許,所以較接近伯伯的那位先生成功讓座。之後過多一個站,我也讓座了給一位婆婆。

當然我不是說所有香港人都那麼有愛,我們一樣會遇上一坐就死盯著手電或者突然失明的自私乘客,但普遍來說,我眼中的香港人,質素真的很好很友善與文明。

這次佔領運動,我在臉書讀到一個又一個小市民的小故事,他們支持著,有的身體力行,有的毫不畏懼地發聲,有的捐助物資,你有沒有像我一樣,被這些可愛的香港人感動了嗎?

就像今日下午在金鐘,遇上再一次的警民合作掃場行動,我除了只可在辦公室乾擔心之外,後來在面書看到一張相,實在無話可說:是參與運動的朋友與午飯時來支持的西裝友,一起在清理現場!

我告訴你,香港人有一種特質潛藏在很多人心裡,就是戇居。無錯,很多人說香港人很醒目仔很懂走精面眼裡只有錢錢錢,對的,有不少人仍然是這樣,但也有很多香港人,面對大是大非,真的會走出來撐,走出來支持,走出來對抗。香港人越來越意識到有些事情不靠自己爭取是永遠得不到的,香港人從對政治麻木到開始忍受不了那班每日滿口歪理的政客當道站出來代表自己云云,香港人壓根兒的正義感與那份勇就會走出來。

是的,在很多覺得自己高人一等醒目過人的人眼裡,這些香港人做的就是戇居,為不可為的而為,但若我們有一攻連什麼叫理想什麼叫堅持都沒有,窮得只剩錢,都應該不能再被稱為香港人。

因為香港人最引以為傲的人民質素,你沒有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