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8, 2014

繼續堅持:謝安琪《Kontinue》

這唱片正式推出前一天,九月廿八日,香港,有一班市民,為了保護學生,為了爭取民主,跑上街頭,迎接的是胡椒噴霧催淚彈。唱片在九月廿九日推出,相熟的唱片店表示可能交通問題,唱片沒有如期運到;九月三十日,我終於在午飯時拿到唱片,立即拿回公司急不及待聽了一遍。

一個月後的今天,運動繼續,或許沒有人猜到的。沒有人猜到的也包括,謝安琪與唱片公司,選在一個月前推出這張唱片,獲得很好的銷量--無論那些大大小小的唱片銷量榜,都是冠軍,好幾個星期也是,還斷市了。有說每首歌每張唱片都有他的命,這張唱片遇上這個大時代,是命,是運,也或許是,堅持為社會發聲的公義之心,好歌有好報。


對於謝安琪,聽她歌而喜歡她的朋友大概也很清楚,她唱的,應該不是主流情歌,而是那個無畏無懼為社會小眾發聲的她。對上一張《你們的幸福》至今仍在我的手電內聽著,等了好幾年,這張《Kontinue》,就是有繼續的意思,是那種咬緊牙關撐下去的繼續。

音樂上沒有太大的突破,或許應該說,音樂風格上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這個安排,正好讓我們在感受那個熟悉的謝安琪同時,去聽聽她這次要帶出什麼訊息。

調子輕鬆雷鬼節奏的C餐當然是拿她近年其中一個熱門話題AB餐來寫,梁柏堅寫了一首由她出發去說香港其實是一個多元城市,廣東話英語國語是可以並存而缺一不可,當然抵死的細節位是暗寸袋住先無選擇的ABC餐不如A La Carte,「點解要收貨」?緊貼社會現況的最佳示範之一。


同樣表達不同多元,勢不兩立就以搖滾把所謂的是非黑白點出來,繼而指出對立的存在為的也是共存。你可以不同意我,但請你尊重我的意見,否則,沒有對立面,你的意見也不會顯得特別獨特。小克這首詞,並不是有什麼特別的亮點,但能夠用一個充滿矛盾的出發點去寫包容,可能比起苦口婆心講道理來得更易入耳。

今年七一群情洶湧之下推出雞蛋與羔羊,從商業角度來說,不用派台不用宣傳,大是大非下同路人自然一呼百應,所以,短時間內大家都感受這歌所描述的,正是我們身處的香港。更可怕的是,周博賢所寫的詞,一幕幕的在之後成為事實,「屠刀機槍,高舉得囂張」,我們要選擇當離地的羔羊待宰,還是敢於站出來的雞蛋,對抗高牆?這段期間看著新聞也好,曾經到過現場也好,聽到這首歌,莫名的熱血,一湧而上。

激昂過後,有很多家明為了理想堅持站出來,廿多年前有一班犧牲了,不同的時間地點,出現了新一代的家明。謝安琪唱伍樂城,加上黃偉文得到的,乍聽以為是一首情歌,又有人覺得還是天與地是不是不合時宜,而歌者所指的,是寫六四,家明是國家的明天;結果,我們現在有一班堅持著的朋友,他出發找最愛,今天也未回來。謝安琪的歌聲的確能夠像說故事般,你聽著,看著這些片段,眼淚自然的流出來。

碟中的三步曲最後應該是最好的時刻:置身於廣場上,在鏗鏘演說中宣佈,懷內有個夢,理想多麼好。一首年多前的歌,在今天聽來,這就是最好的時刻,在最壞的時代,見證著一切。

非常期待會派台的應該是篋神:自由行,走水貨的,沒有我們香港人早就乞米,他們運來黃金,所以我們要當他們神咁拜,就算他們帶來地上的「糞」示,你就乖乖的向神參拜俯首稱神,別再「厚多士」了。梁柏堅這份詞抵死到肉,謝安琪的演繹出神入化幾度玩聲配合歌詞,香港人一聽,肯定會笑,是苦笑,苦中作樂。希望有人能夠為這歌製成一MV。

迷幻冷漠的頭盔竟然是寫香港回歸後身為香港人的感受:就算經歷高低起跌依然走下去願意表態,不過慢慢發現講真話越來越難,「躺著也遭刺」,更很諷刺的加入「囍帖街也要拆卸摧毀」這一段,突然幽雅的轉調,彷彿用這一小節懷念以往的好。返回現實,若果再不堅持原有的香港精神,慢慢什麼都沒有,戴頭盔也擋不了警棍。

林夕寫了一首同樣很配合香港現況的獨家村:香港人眼裡不只是錢錢錢,我們仍有堅持與理想,就像社區小店堅持自己賣的,而不想被領匯化。引伸下去,這次運動我們認清了身邊有些朋友的想法與咀臉,「我怕折腰你怕窮」,而你為了錢可以良知都不要的時候,分手,也許是最好的決定。這段日子,聽著這歌的每句歌詞,點滴在心頭。其實,夕爺已經寫了一首任我行,說人長大了跟著大隊迷失自我,而獨家村,應該是清醒了,無謂勉強,我窮也窮得有節氣。

跟MLA合作其實並不出奇,更顯得那個小眾的她,與獨立樂手同一陣線。我可以被這個世界淘汰但不可以被世界擊敗,謝安琪唱法完全配合阿P的曲詞編那種Indie地道簡單獨特,而所唱的,是歌頌一眾為相信的堅持的頑固,覺得新事物的不可信不可靠。「成長使一切都變賣,只願不要來得太快」,有人變了,你呢?

碟中真真正正寫情的,應該只有十倍奉還,但又不是真正的情歌。當人人將她捧為女神極品人妻,她就要教導大家,沒有不勞而獲的愛,你怎樣對人,人怎樣對你。妄想是是但但得到對方十倍奉還的愛?傻的嗎?

十首歌之後的Bonus Track正視。愛出奇地配合,因為面對殘酷的現實之後,解決辦法,還是回歸基本步,就是愛。這首她的創作,若果放在其他唱片可能是一首毫不起眼的活動主題曲,但在這唱片的最後出現,就像希望之光出現在眼前,溫暖而窩心。

唱片當中有三個Icon,代表Self, Freedom及Controversy,這可能都是她的心聲:她希望繼續用歌聲表達自由與自我,或許繼續充滿爭議,但她願意堅持。我樂見香港有這樣的歌手這樣的音樂人支持著,我也會支持她的革命繼續下去。

香港今年的年度大碟,當之無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