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8, 2014

中學的民主回憶

昨晚,算是回到香港後讓自己好好休息的一個晚上。本來想把錄下的電視慢慢播出欣賞,但最後還是鎖定Now新聞台,一直留意著政府總部學生們的情況。

看著那些警察把學生當作暴民恐怖份子通緝犯般對待,再在面書看到更多現場的情況,我不自覺地流出眼淚來。學生們,所做的是什麼,要獲得如此對待呢?以往,就算要清場,都是一個一個的抬走,這年多兩年,是不是動不動就要用胡椒噴霧,還要出動防暴警察?他們何暴之有?


是的,他們強行進入公民廣場,但他們進入之後,有什麼行動呢?他們有闖入政府總部嗎?他們只是坐下來而已。我是一個唸過法律的人,我希望有朋友可以讓我告知,警方昨晚的行動,根據什麼準則來處理呢?

中午回家,爸爸正看Now新聞,我慶幸他們不是CCTVB的粉絲,特別是新聞,這很重要。

原諒我還是個鍵盤戰士,甚至稱不上。但我仍然有良知,我仍會堅持向別人分析是什麼事,我不會指鹿為馬,我不會站在什麼高地說一大堆洩氣話,我不會裝成什麼政治高手,我亦不會說我討厭政治。我想,還有良知的,就算你不同意他們所做的,也應該為他們所獲得的對待而難過。請勿落井下石,請好好做一個人。

我記起,中五那年,我在班中做了一件爭取民主的事。

那年,班主任跟好幾個特別支持他的同學(簡稱建制派)表示,那年的秋季旅行打算去遠足,是要行很多個小時那一種。中四那年已經領教過,問題是,他好像沒有打算讓其他同學表達意見。

我一向在他眼裡是反對派的頭號份子,而我又跟建制派好些同學素有聯絡。當有人通風報訊之時,我便跟其他同學商討此事。

到了他上的堂,我提出要求為秋季旅行地點投票,而我跟要好的同學們,提議去長洲:輕輕鬆鬆hae下大家快樂那種,而他,當然提出他的鶴藪遠足。

最好投票結果,長洲贏了。他當然不能說什麼,少數服從多數,這是民主。我記得他在那次長洲旅行,全程黑口黑面,well, so what?這是民心所向啊!當然,我繼續成為他的眼中釘。

我唸的是聖類斯中學,我很慶幸當年學校自由自律的校風,給予我們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與空間,而且,有關民主這回事,我們在學校,認識很多很多,甚至是政治,也經歷過。

我為母校支持同學罷課作出適當的協調感到驕傲,我也為近年好些師弟,特別是當律師的,站出來為公義發聲而不是當了個離地中產而自豪。

別在說什麼學生們被人煽動,若果學生們那麼容易聽人話,還是些沒有著數沒有韓星表演沒有錢賺更不會為入大學拿分數的事情,可以被人煽動去做的話,你們試試煽一煽他們愛回家。

每個站出來的學生都是值得我們香港人,特別是我這些七字頭的而自豪,因為這才是民主新血,這才是真正需要的願意發聲的一輩。

警察們,請你們理智地撫心自問,你們正在做的是否對得住天地良心。現地有人呼叫支持警察罷工,我想,當你們正在做一些連良心都過不的事情時,你們還要繼續嗎?

我會繼續為香港祈禱,為學生們祈禱。請你們用你們可以的方法,在你們的崗位上,盡力支持他們,還有向身邊不明白的被某電視台荼毒的人好好解釋。

人民仍有力量的,只要我們團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