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14

與的士大佬就佔中的對談

星期一早上,如常上班。因為要出外開會,故找巴士到信德中心乘地鐵。進入上環地鐵站,人很多,但香港人的素質很好:大家都靜靜的排隊,沒有鼓噪,慢慢入閘。當然,也有些唔生性的,在人多擠迫的時候落樓梯還在篤電話,但大致是很好的。我假設是香港人知道為了什麼人這麼多吧,若果換轉是港鐵服務出事又另作別論。

會議很成功,離開時,決定乘的士。上的士前都問問司機,我要去的地方,可以嗎?他表示,要兜點路,可以的。於是,上車去,休息一下。


我並不是一個喜歡跟的士大佬搭咀的人,不是扮野,而是跟你不熟,笑笑口講兩句就算;況且早前有朋友告訴我,香港有為數不少的的士牌已屬中資公司,而朋友們亦的的確確試過,有的士司機主動問他們對於一些社會事情的意見,簡單來說,就是收風。

這程的士原本沒有什麼對話,直到到達某處,我問:「咦唔係行呢邊咩?」司機大佬禮貌回答:「朝七晚七唔行得架!」「哦!唔該!」「唔駛,睇你都係講道理既人,我好放心播。」於是,我們開始談起來。

司機大佬告知,他廿幾年前是當差的。有關星期五六日發生的事情,由交通而起,他便說起來。他覺得一切都由催淚彈而起,但他講得跟多的,是警方的處理。

「老實,我都唔多欣賞黃之鋒,可能同你年紀有分別既原因啦!不過我覺得,果晚警察錯晒。其實佢地要爬入公民廣場,根本唔駛咁緊張,咪由佢地爬囉!到時跌傷又好跌死又好,都唔關你事。佢地入晒去坐,若果佢地郁手要闖入政總,你出師有名丫嘛!」

這個我也表示同意的。他繼續分析。

「一爬就郁人,仲要揀果幾個學生領袖黎捉,捉完,破壞晒規矩拘留,仲要玩晒野上人屋企搜,你咁做擺明迫香港人出黎撐班學生嗟!」

「擒賊先擒王,都唔知邊個傻仔諗出黎。」

我說,是啊,根本無必要玩政治針對,他們這樣做,很多原本不打算出來的香港人開始忿怒。

司機大佬繼續說:「跟住好喇,迫左班人出黎喇,又唔俾人過,迫迫下人越黎越多,實出事啦!」

我說:「最弊就係,大家眼見報導,睇唔到點解佢地要出催淚彈,又拉開人口罩噴胡椒噴霧。」

「呢D咪叫上晒腦囉!做到慶晒都唔知自己做乜,上頭落Order叫你掟,你都唔好好似當人係仇人咁,咁依家成件事警察咪蝕晒底囉!」

我說:「係呀,依家資訊發達,做乜都俾人拍低,又俾人影到咁又搶人手機,咁失晒分架。」

的士大佬繼續說:「我當年都試過同班議員開會,我知佢地唔會對呢件事唔知情,梗係最高指示警察先會做野啦。」

「我當年就係因為唔想做咁多不義既事先唔當差,當年班鬼佬好醒架,叫我地用警棍,就算打都打腳好喇,但你知啦,下面執行果班,有時真係無性,叫你兜頭兜腦打落去,我做唔出。咁打法,人咁就一世架喇!所以果陣我舅父都當差,我眼見唔少野,我同老婆商量過之後,就決定唔當差囉。」

由於我們是在途程尾三分一才開始談,談著談著,就到目的地了。

我慶幸這次的的士大佬不是跟我說一堆不堪入耳的歪理,而是理性的討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